趁火打劫(1 / 2)

正义的铁锤 但丁李 1532 字 4个月前

“冰糖葫芦儿!”

“水果!新鲜的水果!”

“刚宰的老母猪!来看看哟!”

早市上,充斥着各类人群的吆喝声,熙熙攘攘的人群接踵而至,好不热闹。

一个散发恶臭的疤面乞丐穿梭在人群之中,这让那些稍有素养的年轻人都接连躲避,姑娘们更都是用丝巾捂着鼻子。

这个被众人所唾弃的疤面乞丐走到水果摊前,让本来围满顾客的小铺子,瞬间都四散而去。

“滚滚滚!臭要饭的!滚啊!”水果摊老板怒不可遏。

疤面乞丐直勾勾盯着水果摊老板,接着拿了两颗苹果揣进兜里。

老板见状想要骂,但仔细想想,他拿了两个水果就不会再祸害自己了,索性就没在说什么。

疤面乞丐亦很识趣的离开,走到一个小巷子里,蹲下来品尝起这苹果,他觉得格外的香——毕竟在地下世界里他只能吃烂苹果或者别人啃剩下的,有人告诉他可以来镇上要就行了,或者直接拿,少拿一点,老板一般都会觉得破财消灾的,果不其然,他得手了……一次、两次、三次……他享受着这种快感。

突然,疤面乞丐注意到一旁还有一个小乞丐正在可怜巴巴的盯着他,小乞丐瞪大眼睛,充满渴望……疤面乞丐环顾四周,确定没有其他人之后,将另一个苹果给了小乞丐,小乞丐拿到便啃食起来。

“喂喂,你怎么在这儿?找你哪!”一个瘸腿乞丐跑到了巷子里,他是来找疤面乞丐的。

“饿了~”疤面乞丐扬了扬手中的苹果。

“快点,要不然就来不及了。”瘸腿乞丐催促道。

疤面乞丐站起身,跟着瘸腿乞丐离开巷子。

随后,二人来到临近的谷岳山上,独臂乞丐和独眼乞丐已经在这里等他们了。

四个乞丐暗藏在山路边上的竹林之中,很快他们等待的目标,采药人就出现。

采药人年岁渐长,山路对他来说不是那么容易,这就让乞丐们有了可乘之机,但他们伺机而动,因为他们的目的并不是采药人身上的钱财。

采药人在一处山崖边停下,他此行便是为了那难寻的七色草,而乞丐们见时机成熟,迅速窜了出来,独臂乞丐的一只手推开采药人,再一把拽断了七色草。

采药人被吓到:“你…你们干什么?”

疤面乞丐道:“你说呢?老东西?”

说罢,疤面乞丐一脚踹倒采药人,任由他痛苦呻吟。

“要不要干掉他?”独眼乞丐问。

“当然,不能留下祸患!”瘸腿乞丐说。

疤面乞丐没有答复,而独臂乞丐则是将采药人拎起来,走到不远处的悬崖边上,将其扔下去。

采药人的惨叫声转瞬即逝,疤面乞丐皱了皱眉头,愣神一小会儿,这引起了瘸腿乞丐的不满。

“你愣什么神?心软了?”瘸腿乞丐问道。

虽然疤面乞丐的武功没啥长进,但那犀利的眼神是锻炼的炉火纯青了,他紧紧盯着瘸腿乞丐,语气一如既往的冷漠:“你不是说不能留下祸患吗?”

“人已经丢下去了,还能怎样?”瘸腿乞丐不解。

疤面乞丐从口袋里掏出两块打火石,摩擦后产生火花,点燃了这片培育七色草的土地。

“有意思,走吧。”瘸腿乞丐对疤面乞丐的行为非常满意。

夜幕降临,云杉医院的黄大夫来回踱步,而比他更焦急的是陈大财主,他的傻儿子已经快不行了,浑身发烫,以至于现在都没人敢碰他。

按照平常,采药人早就已经回来了,此刻陈财主家傻儿子也应该服下由七色草炖煮的汤药而恢复体温,可天都黑了,采药人并未归来。

“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失足了?掉到山下面去了?”陈财主忍不住问道。

“怎么可能?老孙采药几十年,我父亲在世时便已经开始做这行,怎么可能那么不小心?”黄大夫反驳道。

“那会不会……有什么……猛兽之类的?”陈夫人有点怯懦的问。

“这山上的幻境最多有些野生的果子狸,根本不适合大型猛兽……再说,要真有什么猛兽,不早该出事了吗?”黄大夫打消陈夫人的疑虑。

可是,总该有个结果吧?老孙到底怎么样了?是死是活?

“黄大夫!”

声音有点陌生,黄大夫没听过,便走出门外,见到了一名官差。

那官差道:“黄大夫,请随我们去一趟官府。”

黄大夫有些不解:“官老爷,这是为何?草民一向本分,什么也没做啊?”

官差告诉黄大夫一个震惊的事情:“是这样的,有人在山下发现一具尸体,看样子好像是采药的,想请你去辨认一下。”

黄大夫只感觉到天旋地转,心里像有一块石头压着,他很害怕面对,但又不得不面对,他强装镇定,拱手作揖:“官爷稍后片刻,我这还有患者,我去交代一番后马上随你前去。”

官差摆摆手:“快点快点!”

黄大夫点点头,回到医馆,将事情告知陈财主,让他在这里稍后。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