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碑上鬼(1 / 2)

三生世界 两脚章鱼 1602 字 2个月前

“宗主,有人误入安眠之地,该如何处理?”

“无妨,随她们吧。”挥摆着空荡的袖臂,满上两杯好茶,盘腿而坐:“书老,时过多年,可否与我再饮一杯。”

“哈哈,宗主,老夫也想念当年饮酒笑傲天下的时光啊。”书老回想着过往,脸上满溢着笑容,顺着对面的独臂男子一同坐下“宗主今日有意,那老夫便以茶带酒,喝上一杯。”

张衡一口饮尽手中那杯清茶,看着那空荡的茶杯久久无言:“书老,您说我当年所做之事是对亦或是错?”

“错则大错,对也大对。”书老,抿了一口清茶,不及过往任意一杯醉生梦死,便放下手中的茶杯“当年之事,作为宗主的错,近乎毁掉了三生宗,但身为丈夫,宗主亦挽回了自己的家,宗主若想得出对错,不如先看看谁更为重要。”

张衡再满一杯茶,轻饮着说道:“那有谁重要之说,家与家人皆不可缺。”放下手中茶,望向屋外冷清的内院,过往的嘈杂欢闹已不在“如今物是人非,我也曾想过,当年的疯衡若是不狂,现在的三生宗又是一副什么模样。”

“疯衡,疯衡,自真实战争以来区区五十年,修为便登峰造极一方称帝,行事毫无章法,天下无人不敬而畏之,三生宗上下子弟何人不是为了见识这疯狂而来。”书老说着便有一丝火气上涌:“你说若当年不疯,那何来三生宗,若当年不疯,真实战争又怎会结束!”

“砰。”书老将茶杯砸向桌面,冲着面前的独臂男子怒吼着:“宗主!当年你说要独闯龙潭救妻儿,我们为了这份疯情为你挡住千军万马,如今你说错了,是何道理?三生宗所做的牺牲到底有何意义!”

“呼。”书老一口饮尽手中的茶,平复了情绪,继续说到:“看现在的疯衡,有何能耐,就连凡人也比你这独臂强!”看着现在的宗主,书老说话都有些哽咽:“老夫愿意留在此处,也是想在余生再见宗主那傲视天下的疯啊。”

“凡人都比我强么,想想也是啊。”张衡又是满上一杯茶,举在手中轻晃着,却没有饮上一口“我为救我儿,断其一臂,为救我妻,失其丹田,如今的我无能无力只得饮茶。”

张衡猛得饮完手中那一杯清茶,露出摄人心魄的微笑“您说呢?”放下手中的茶杯,扶桌而起,掠过久久无言的书老跨门而去,唯独留下一句:“三杯已尽。”此言入耳,那苍老的脸庞顿时浮现出孩童般的笑容,低声回到:“是,宗主。”

话音转到三生这边,被大虎带入空地中央,却发现墓碑之上竟一女子飘在上方,身形模糊,唯有脸部可观其一二,而且此女子竟是一位有着灵力流动的鬼修,若非三生已经开窍,还难辨其身份,更令三生震惊的却是此女子的长相。

三生看着眼前漂浮的女子一阵发楞,面前的她几乎就是浮生长大的样子,但三生略感两人有些许不同,于是三生的目光久久不能从她身上离开,想着那个跟在自己身后玩耍阅书的稚气小孩轻喃道:“浮生长大原来这么漂亮的么。”

确实如此,眼前的她,一双震人心魄的丹凤大眼配上尖细的脸颊和小巧双唇,带着一份美丽而不失英气,让人有不可亵渎之意,但苍白的脸庞又令人怜爱万分。

“你能说话吗?”三生看着眼前的她。

她轻摇着头,伸出半透的手轻抚着三生的脑袋,纤细的巧手拂过三生头顶,三生能感觉出一阵凉意,却不感受不出触碰感,三生知晓身为鬼修的她所做的抚摸也只是虚假而已,但三生也没有阻止,他能感觉到她的手虽是冰冷,但心却是温暖。

忽然她停下了手上的抚摸,嘟起小嘴皱起眉间,似乎在不满自己不能触碰三生。

“噗呲。”三生看着嘟嘴撒娇的她不由的一笑,“你果然很像浮生呢。”听到三生提及浮生,她歪着头十分不解。

“浮生,我的一个朋友,好朋友,虽然这么说,但是我却阻止不了她走,真是失败呢。”三生唏嘘着:“你一个人在这孤单么?”

她点了点头,看向四周的动物,又猛摇起头来。

“会孤单,但是有他们陪着的意思么。”三生猜测着她的意思,心思有些复杂,原本能遇到一个心智不高的鬼修实在是一件好事,若能与之签订契约必然对自己的修灵有着莫大的提升,但对她三生却是不想强求,只好试探性的问道:“愿意和我看看这个世界吗?我觉得会很有趣的。”

她陷入了沉思,那张俏脸显得十分冷漠,一如过去的浮生在问自己的“想活吗。”一般,只是现在是我在问她“想走吗?”

许久,她才做出了选择,缓缓递出自己半透的手。

“那走吧,”三生拔出腰间的佩剑,划过手掌,让鲜血在紧握的拳心中落下,融入她的手中。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