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离去(1 / 2)

三生世界 两脚章鱼 2919 字 2个月前

夜戌时分,三生独自一人来到村长屋中。

三生推开屋门说着:“村长,我来了”

村长此时正看着屋内那副白额大虎画,见三生进来,也未离眼,只是淡淡的说道:“进来吧。”

三生见村长如此入神,也被引了心神看向那壁上的大虎画,此虎作匍匐姿势,咧牙瞪眼,气势汹汹凝视前方,栩栩如生仿若要捕食掉观画之人,此番造型倒让三生想起那林中大虎,心暗道:“这老虎不会就是画的林里面那只吧。”

村长突然发话道:“三生,见到曦月了吧?”

“曦月?谁啊?”三生是真不知村长提及的是何人,故而十分疑惑的说道。

村长没有回答三生,只是没头没脑的说着:“明日你就离开,赶往石进城。”

“可是,我打算下个月才去。”

“明日离开就是”一挂坠被村长抛向三生:“拿上此物,回去吧。”

三生收下挂坠,欲要追问为何,却见村长已步入内屋,送客之意十分明显,只好离开,瞥了一眼墙上的虎,转身便跨出屋门。

“村长今天很奇怪啊,等等!”回到屋内思索着今日村长诡异作为的三生顿时发现不对,立即唤出体内灵鬼,任由其在屋内飘荡,这个时辰石头正和孙老收拾家中存储的粮食,短时间内倒是不会回来。:“如果村长说的曦月就是你,而那只大虎则是和村长有关的话,村长知道我要离开就不是什么怪事了。”

“这样说来,之前也听说有老虎叼着女人进林。”当线索拼接在一起后,三生越来越觉得接近了真相:“早就觉得村里的守卫形同虚设,现在看来是因为村长根本不害怕村外的野兽来袭。”

“曦月。”三生忽然叫到,正在屋里乱晃的灵鬼听到这名字,一时间停了下来,两眼睁睁的看着三生。“果然是你就是村长说的曦月,但村长为什么要引我去见你呢。”虽说知晓是村长所做,但若不知道其目的所在,那便不知如何应对:“算了,反正也收获了一个灵鬼,村长应该没有什么恶意。”

三生从怀里拿出村长给予的挂坠,这是一条紫水晶挂坠,已经初灵境的三生看不出有灵力的流动,只是凡物,这让他怎么也猜不出村长把它给自己的意图。。

“村长让我明天就赶去石进城,原本我是不想的,不过现在看来应该会有很有趣的事情发生。”三生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带上挂坠,明日去往石进城。“回来吧,待会让石头看到了不太好。”三生唤回了曦月,心中暗道:“既然决定离开,就今晚走吧,也不想明天和孙老他们道别的时候哭的太难看。”既然有了想法,便决定今夜,待孙老两人入睡后离开。

子时,村子已入安眠,唯有三生一人从床上爬起,换下孙老给的麻衣小心的收进包裹,换上那一袭书生长袍,佩腰短剑,用方巾系起过肩发,又是下山时的那副妆容。准备妥当,三生有些伤感的看了看已经睡着的石头,在床上留下说明离去的信,便悄然离开。

今夜无眠之人不止三生一人,此时御剑门内

“左苍,长老传信说要亲自前来处理功法遗落之事,若被发现我们知事不报,故意留于此处,我们岂不是要完。”说话之人就是白虎,左苍则是青龙的原名,而白虎原名右天时,两人是千武宗御剑山的外门弟子,本来奉命追寻遗落的御剑山入门功法“养剑诀”来到石进城,后知养剑诀在新起的御剑门手里,便伪装入内,但因为御剑门对两人的优待,最后决定留在此处不回御剑山,由米琪改名为青龙白虎,本想着“养剑诀”只是入门功法,山内长老不会重视,日子久了便会忘记此事,却未曾想到才一年时间,长老便决定亲自前来。

“天时,你先别慌,我们拜入御剑山的那刻起,便烙下印记,长老可由此来找到我们,逃跑也无用,不如等长老前来再做打算。”

“也只好这样。”

“我倒是希望长老不要难为他们才好。”左青龙看着已闭灯休息的御剑门担忧道。他们两人天赋有限,已过二十的他们已经无望登上初灵境,继续待在御剑山里也只是做被新人嘲笑的外门子弟,不如在御剑门里过得逍遥自在,所以两人也不希望长老难为御剑门人,但偷习他宗功法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长老会如何处理实在难说。

白虎深叹一气说着:“是啊,大小姐还是很可爱的。”

话音转回三生,长夜漫漫,十里路程对如今的三生来说,实在太短,不过三两功夫便已经可以看见石进城那雄伟的城门,但夜已深,三生此时入城没有好的方法,不像在村子一般,翻个篱笆便可,于是三生选择在城门外小树歇息一夜,看着那黑夜里若隐若现的高墙心里很不是滋味,第一次来此是与孙老两人一同前来,如今却是独自一人于树上熬过这漫漫长夜,看着夜空中的繁星,三生不禁想到“明天早上,等孙老他们看到我留下的信,不知道有什么反应呢,我在孙老家待了这么久,现在要走连再见都要用信来说,会不会怪无情无义了。”三生躺在树旁,略有自嘲的苦笑着:“以后每天都会少了那一碗清汤白粥,少了大壮那稀奇古怪的故事,真不知道我的离开有没有意义呢。”

曦月似乎感受三生的伤感,自己跑了出来,虚抱三生在怀里,轻抚三生的头。

“有时候真的觉得你像个妈妈。”三生见曦月前来安慰,心情也是轻松了不少:“放心吧,我没事,既然来到这个世界了,就要闯一闯,不然怎么对得起放我下山的衡叔呢。”

夜已凉,微风吹动着树叶,摇曳着,低语着,洗去少年些许的伤感,倒是今夜月光格外耀眼,映照在少年的脸庞,少年回想起从这个世界醒来的那一刻,回想起那震慑天地的浮生,回想起离开“三生”的虚无,亦想起从剑中复苏的冰冷,既然生命给了他三次机会,既然带他来到这个世界,那便在这片天地间闯上一遭。

一夜无言,初升的新日驱走昨夜的微凉,照耀进石进城的阳光彰显着此处的雄伟,来往通商的马车唤醒这座城和外头睡得舒服的三生。

“已经早上了啊。”三生挼搓着双眼:“那么现在要想想怎么进城好呢?”正巧这时,三生却看见青龙两人鬼鬼祟祟的离开了石进城,既然遇到熟人,那进城之事便好解决了,跟上两人也好看看他们在做什么,若是有趣自然不容三生错过,若是无趣也能搭上两人顺利进城,这样想来,三生自然“义不容辞”的偷偷跟上两人,青龙二人步伐急躁,一路狂奔,三生有了上次被发现的经历,也不敢跟的太近,三番四次的兜兜转转里险些失去两人的踪迹,还好两人并未走的太远,在城外一两公里的湖旁停了下来,此地风景倒是不错,水清而树茂,时常有动物来此地饮水,湖中长有一株小树,通体漆黑,上面结着鲜红的果实,这颗小树让三生颇有熟悉的感觉,不过此树虽与周遭格格不入却让人看得入迷,实乃自然的鬼斧神工。

若是一对情人来此游玩倒是不错,但青龙两个大男子来此地做何事,倒是让三生相当好奇呢。

青龙两人似乎有些焦急,以至于没有发现躲在林中窥探的三生,两人相靠在湖旁捣鼓着手里的东西,不一会,两人手背上浮出一柄渗着蓝光的小剑印记,然后把手中捣鼓的东西往空中一扔,竟化作白鸟飞去。

“额,麻烦了……”三生顿时感觉自己不应该来,若是没有猜错,那蓝光小剑应是某宗门的印记,就如同三生宗烙下的灵魂印记一样,此类印记是用来辨别敌我,寻求帮助所用,而丢去的白鸟三生倒是不知,这也难怪,在三生宗内这类容易被截获的传信工具根本不存在,三生不知也是正常,不过这两人此时在这私会,必然是有事要发生了,而目击者三生已经不知怎么自然的搭上青龙两人顺利进城了,虽说如此,三生还是决定先离开此处一段距离,再假装碰见两人。

“走吧,今日长老应该便会来到。”青龙拍拍了已是呆木的白虎:“别想太多,会没事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