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劳燕分飞兮,安天命(1 / 2)

子默习惯在晚上将手机铃声、震动通通关闭,漆黑的夜里只有名字的闪烁才会让心境更平和。ahref=""target="_blank"/a子默曾如此装13地告诉方菲。而此时手机屏幕上愕然显示着“方菲”的大名。

“亲爱的,我就在你隔壁,你何苦劳烦我?”子默一接起电话,瞬间有股又快要被奴役了的感觉。

是了,她和方菲大小姐一起合租在这间不到100平米的屋子里,而方大小姐过惯了锦衣玉食的日子,半夜端茶递水总是一个电话就让她代劳,其实把手机铃声和震动关闭不就是为了逃离保姆命吗…〒_〒

而现下…沉迷于工作的子默同学装霸气不看屏幕直接接电话,那就是,她自己的事了。

“子默北鼻,你在哪里,嗝~隔壁是前些天刚出唱片的黄晓幂,嗝嗝~和柯氏老总,你怎么还没有嗝~来接奴家回家觉觉。嗝~嗝嗝…”

电话里一阵重金属的喧闹声,指针已经指向凌晨2点,子默才彻底醒悟过来,她把那个嗜酒的女人落在“轻舞”了。搔了搔头,抓了把零钱,随意套了件外套,带着满腔忧郁冲了出去。

此时笔记本屏幕上愕然显示着明日专访的标题,别开生面,通俗易懂。

到达“轻舞”时,子默默默扶额,再默默发誓再也不带方菲出来喝酒了,虽然自己是通过这个女人才知道这个发泄、娱乐佳地,可这女人却半点自知都没有,每次都喝到十分醉才算完。遣送任务自然落在她的肩上,可肩上那头猪真的很重啊,重得有点像叫父爱的那座大山。

到家收拾完已接近五点,清晨五点…

子默揉了揉太阳穴却还是半点睡意都没有。

a市已经步入暮秋,似乎是自己把室外的冷气带了回来,暖气开到最大,脚底却还是瓦凉。把刚才整理的文件发送至老头的邮箱,其他就都不算事了。

今晚的额外加班换来明天休息一天,心情特美丽,难怪会有一股难眠的情绪。

“时拓凡下周到a市。”

趴在桌子上本该进入睡眠状态的子默,猛然惊醒。

下周,要见面了吗…今天星期四了呢…

而原某人说是下周,只可能是下周前,也就是哪一天都有可能…

时拓凡…

子默一阵恍惚,心里默念着这三个字,竟觉得奢侈异常。

我到底要如何作践自己,才能不放任你爱我,恨我,抱住我,抛弃我。

“默默,默默!!”

一大早方菲的鬼吼便从屋子里传来,直接穿透鼓膜。子默淡定地坐在桌前吃午餐,无视她冲进自己的房间,多亏了饭厅的好角度,让自己有机会努力无视她在自己的床上掀来覆去。她忍!忍!!!!

“莫子默!!你还吃早餐!!!”披散着头发的方菲终于找到了造物主的存在。一把将子默手里的面包扔了,作势要把她从座位上拉起来。

“大小姐,我在吃饭。”她忍!

“吃了这么多年饭你也没变聪明啊!饭有我重要吗,有我重要吗!我有重要的任务委任给你。”

似乎为了保证任务的重要性,方菲吐的最后的几个字悄悄地移至了子默的耳边,“非常时期,非常任务!!”

子默一把推开方菲故作神秘的脸,从盘子里另拿出一块面包继续咀嚼。

方菲见子默不为所动,她只好坐到座位上,冷静思考,改变策略。

“我十年前的竹马回来了,我爸妈给我们约了晚餐时间单独见一面。”方菲低下了头,大玩忧郁。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