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往事若昨兮,苦悲怀(1 / 2)

原逸泽见被挂断心有不满,重拨过去却听见语音播报的关机提示,肺都快要气炸了。ahref=""target="_blank"/a整个人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拾起钥匙下楼准备去寻仇。

昨晚送完子默回家时趁着心情好,又跑去喝了几杯,结果宿醉导致没有拦截到子默的那篇专访。

其实原逸泽早想到这个祸害会这么写,却没想到她真敢这么写!看来是时拓凡把她宠坏了!宠太坏了!

“迅旗当火记者莫子默以一篇‘「原来」不是基友,不算好对象‘再次让读者领略到〔那些事,你不敢知道〕鼻祖的风姿与威慑力、震撼力。莫记者以长篇幅的方式从生理心理各个角度突破视野,更让大家更深入了解「原来」集团原总裁的性取向特征,莫小姐更是采访了…”

“去你妹的!!”

原逸泽听到这里忍不住把三十几年的教养都还给他祖宗,使足了劲把车内广播off。本来觉得昨晚在媒体面前和她拉扯,有她垫背就无后患了,怎料她使诈!!!

火冒三丈之时,一拨不要命的电话碰巧打了过来,原逸泽看都不待看,直接吼了过去,“莫子默,你特么要是没有被时拓凡宠了那么几年,我看你拿什么和我斗!”

“哦?”

听筒传来对方冰冷且磁性十足的男性口音,原逸泽当下略收敛了气息。

“时大少,你积积德好不好,快来把那只妖孽收回去!!!”

原逸泽气自是不敢往此处撒,只能妥协。

“好。”

说完,时拓凡便挂了电话。

一切仿佛都如同五年以前,好似他们还是意气风发的年龄,好似谁也没有离开,谁也没有被离开。

发觉原逸泽性取向问题的自然非子默莫属。

在莫子默与时拓凡在一起的第三个100天里,原逸泽在工作方面和时拓凡有了歧义,两人相持不下。

那时两人的工作室起步将近一年,同为在校生的两人不依靠家族关系凭借实力让工作室的发展突飞猛进,也收录了许多人才,规模雏形丰满。说是工作室,此时却已完全不合适。而正是这紧要关头,两位大少却出了分歧。

门外的职员听着原逸泽的怒吼声和时拓凡冰冷气息笼罩下的沉着的分析的声音,连气都不敢大喘。

“老板,我来了!”

此时,静寂的办公层所有目光刷刷的对准了出声者,只见来人蹦哒着进来--莫子默!!

大家好似看到了救星,一拥把子默推搡至办公室门前,而里面的叫嚣还在继续。

子默见小李手势指了指门内,便了然当下的情况了。

子默朝大家做了个掩声的动作,便小心翼翼的破门而入。

时拓凡看到来人便眼神示意让她等一会儿。

子默见状撇了撇嘴,当起了局外人。

“时拓凡,不管如何,这次你一个人去日本,我不放心,我必须陪同。”

生意越做越大,需要开拓海外市场,而日本北海道更是他们产品原料聚集地。时拓凡主张去北海道拿下原料,将自己的项目推向日本。

原逸泽的担心也不是无中生有,更不是无稽之谈。

早先时拓凡父辈在吞并市场时得罪了日本厂的大股东木村井泓,更牵涉到两条伤亡人命。即使他们两人现在隐去家族光环,但最了解自己的始终是自己的敌人,木村家族肯定调查的一清二楚,这一去,势必凶多吉少。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