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有美一人兮,寤寐思服(1 / 2)

子默捧着一束花一直保持一个姿势站在墓前,一言未出。ahref=""target="_blank"/a只是将目光盯在墓碑上那对夫妇的遗照上,脑子里忽闪过很多东西,却捕捉不清,除了子默自己谁又该知道呢。

“莫子默,你还好意思来看他们?!”

一声怒斥,打断了原本归于静寂的周遭。

“我要是你,但凡还有点良知,一定对他们敬而远之。”

子默闻声,深深地看了墓碑一眼,俯身小心地将手中的黄色雏菊放在了墓碑前,起身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转身便看见了一张娇俏的脸。白皙的皮肤,一头粟色长发自然垂放在肩头,额前的几绺挑染成火红色,显得异常妩媚。即使隔着距离还是能够想象得到的是那分外迷人的深褐色的眼珠。

无可厚非的,这是一位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明艳气息的知性女性。

新时代新女性,不似她…

“子诺,好久不见。”是了,来者正是方子诺。当下风靡大街小巷身披银色光环的影后方子诺,与原逸泽被公认为金童玉女的方子诺,子默面前墓碑主人的女儿…方子诺。

“好久不见?”

方子诺好似听到了极大的笑话,走近她跟前,出声道:

“呵呵,莫子默,我倒是希望我们一辈子都别再见了,你就是我的噩梦,这辈子一次就足够的噩梦,你是还在试想着扳回一城?我大可清楚告诫你,不可能。莫子默,不只是你长大了,大家都成熟了。谁还能容忍你不切实际的遐想?”

噩梦吗…

子默默然地看着眼前的人颠覆以往娇俏依人的形象转而满腹怨恨,心里一阵抽痛。

这样的她,你还会喜欢吗,还会很疼爱很疼爱吗,如果她不能给你幸福的话你怎么办,不能给你幸福的话我怎么办。

你不幸福的话我们怎么办…

可是,莫子默,她终是他选择的人啊。即使不能和和美美,按他的性子势必是不会放手,是要一起一辈子了的,他会给予她一辈子的宠溺。

一辈子…哪有容你插手的余地…

“那就一辈子不见吧,这未尝不可,对我自是算不得损失。”

你说过,不是你亲口说的绝不相信。

子默留下一句话便离开了,而她印象里温婉可人的方子诺面部此时却是狰狞不已。

周先生说:现实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

曾经如此美好的方子诺啊,却只是曾经…只能是曾经了吗…

子默到“蓝坞”时叶桓还没到,她点了杯卡布奇诺和她一起等待。幸好订的是一个靠窗的座位,才不至于显得那么无聊。

一杯本冒着热气的卡布奇诺在手中渐渐转凉,子默开机看了下时间,开始怀疑所谓的大方之家的午餐时间。

“时总裁,里面请,订的位子在里面。”

“嗯。”

子默百无聊赖之际只听到那一声应答,血液似乎就停止了流动。

那是昔时在自己耳畔喃喃的冰冷音色,仿佛来自极地的不带一丝感彩的声音。

那个曾经口吐“莫子默,你这个小呆瓜”的磁性十足的音色,那个曾经亲口允诺一起毕业的声线,那是曾经翻手莫子默,覆手为莫子默的死混蛋啊。

莫子默,那个是莫子默连喉结耸动几下都再也清楚不过的时拓凡啊。那个那个无数午夜梦回里怒吼着“莫子默,你滚”的时拓凡啊,昔时莫子默的时拓凡啊…

我们得浪费多少流年在回顾往昔啊,到底何处是你和我的城,何时才能寻得,从此不设防。

莫子默的手紧紧地捏着勺子搅着凉透了的咖啡,尽量无视靠近的脚步声,无视罩在身上的阴影,无视手指的微颤,无视血液逆流,无视澎湃的心绪,饰作一个正常人,保持正常人该具备的心理素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