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死穴(1 / 2)

“为什么你要离开我!我们之间相爱的那些点点滴滴难道全部都是假的吗?我不相信!”

电视屏幕里,女主角站在倾盆大雨中看着男主离开的背影痛哭失声,声音之凄惨,简直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正对着电视的大床上,白若莲正面无表情的靠坐在床头,一只手拿着遥控器,一只手拿着叉子往嘴里塞水果。

【怎么样,有没有感到伤心?有没有很想哭泣?】

“没有。”白若莲又往嘴里塞了块苹果:“这有什么好伤心的?是她被分手,又不是我被分手。”

【你就不能共情一下么?】622愁的不行:【这本书里花了多大的篇幅描写女主哭泣的样子你知道吗?】

【但凡只要有男的看见女主哭泣,就恨不得立马把她想要的一切捧到她面前,她说啥就是啥,分分钟就把将女主欺负哭的女配搞到家破人亡你信不信?】

“我信。”白若莲咽下嘴里的食物:“所以女主被女配开车撞死了。”

622被噎住了,想了半天才想出反驳的话来:【那,那不过是因为《继兄,放过我》这本小说是悲剧,要搁在别的小说里,像这种女配肯定早就被男主弄死了。】

可惜这不是别的小说,白若莲翻了个白眼,继续吃水果。

宿主半点不着急,622一个系统却急的上蹿下跳,坐立不安,瞧那样子恨不得马上就代替白若莲哭个撕心裂肺:【我说,你该不会是泪腺有问题吧?】

它本是随口一说,哪想到白若莲竟真的认真思考起来。

“应该不是。”摸着下巴回忆了半天,她最后下了判断:“我打哈欠的时候流过眼泪,眼睛里进东西的时候也会不自觉的分泌泪水。”

“再说李叔叔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给我们做身体检查,真有问题不会检查不出来。”白若莲呼出一口气:“我就说我其实还是很健康的。”

【你健康不健康我会不知道吗!】622被她气了个半死:【现在的问题是你没办法说哭就哭!生理性眼泪有个屁用啊,能哭得梨花带雨吗!】

【要我说,实在不行你就想想你爸去世的时候,肯定能哭——】

“咔!”清脆的声响传来,622瞬间感觉自己身上并不存在的汗毛齐刷刷的竖了起来,它颤颤巍巍的看向白若莲——她手里那把铁叉子已经断成了两半。

一半掉落在床上,另一半攥在她手中,已经扭曲变形:“我只说一次。”白若莲的眼中满是阴郁:“要是你再敢提起有关于我父亲的事,就别怪我不客气。”

“就算你没有身体,就算你现在在我的脑子里,我也能让你尝到痛苦的滋味。”

622一点声儿都不敢出,要不是系统无法离开宿主,它恨不得现在立马躲得远远的。

622分不清白若莲的话到底是威胁还是真的,但出于某种直觉,它还是牢牢的将这句话记在了心里。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