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拒绝军训(1 / 2)

屋外,正弯着腰清扫地板上玻璃渣的女佣瞧见白若莲进了屋,忍不住便替周管家鸣起不平来:

“小姐特意在您面前摔了杯子,还非要说自己不是故意的,她分明就是存心找您的茬儿!这性子也太跋扈了吧?”

周管家目光一肃,瞪向这个刚来没几天的年轻女佣:“小姐到底是个什么性子我比你清楚,还轮不到你替我出头!”

年轻女佣替周管家说话还被她这么训斥,心里委屈极了,她不吭声的低下头继续清扫,眼眶却忍不住红了。

周管家见她这个样子,便也放软了语气:“小姐是个很好的孩子,从来都不会做这种故意找人茬或是拿人出气的事,今天这样,肯定是在外边受了委屈。”

这本是为白若莲今天的行为找的借口,可说完这话,周管家自己却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小姐这样确实奇怪,会不会真是在外边受了委屈却不敢说?还是等夫人回来跟她说一声吧。

于是等到了晚上,正在房间里看书的白若莲便感受到了来自母亲的潮水一般绵绵不绝的关心,直到她再三保证真的没有受到任何委屈,何心柔这才放下心来,接着一眼便发现了女儿的不对劲:

“咦?莲莲你今天怎么突然穿起白裙子了?”

白若莲不太爱穿浅色衣服,总嫌浅颜色不耐脏,但何心柔私心觉得,自己女儿穿这些颜色最好看,因此还是买了许多放进衣帽间里,就盼着哪天白若莲穿一次。

“还不是妈你生日时送我的裙子太漂亮了,我觉得以后穿这种颜色的衣服也挺好的。”白若莲笑眯眯回答:“不好看吗?”

“好看,当然好看,莲莲穿白裙子最好看了。”何心柔看着转眼已经变成大姑娘的白若莲,心酸的摸了摸她的长发。

前夫去世后,自己孤身一人带着女儿生活,又要工作又要做家务,为了不给自己添麻烦,女儿基本一星期才换一次衣服,脏衣服换下来以后也非得要自己洗。

大冬天的,棉袄湿了水重的要命,为了省电又不敢烧热水,那么小的一个人,双手都冻得通红却满脸笑容的安慰自己一点也不冷。

回忆起那段难熬的时光,何心柔的眼泪又忍不住扑簌簌的掉了下来。

白若莲对自己妈这个动不动就掉眼泪的习惯十分无奈,只得赶紧转移话题:“妈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吧。”

看着立马就止住眼泪拉着白若莲下楼的何心柔,622啧啧的在白若莲脑海中感慨道:【这才是真正的白莲花呢,说哭就哭,哭的还这么好看,我一个系统看了都心疼,宿主你怎么就没遗传到这个优点呢!】

能得到掌控整个南宫集团的南宫胜的爱慕,想当然的,何心柔的容貌绝对称得上是美人。

岁月对她似乎格外优待,明明已经四十岁的年纪,容貌看起来却跟三十岁一样,身材纤细苗条没赘肉不说,连脸上都没多少皱纹。

那双秋水剪瞳更是仿佛永远都含着脉脉情意,随时能从中掉下惹人怜惜的眼泪来。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