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腾灵三剑客(1 / 2)

腾灵立夏 玉儿小主 1164 字 4个月前

“今天咋这么早回来呢,吵架了?”玉夏头也没回,依旧垂眸认真算题,长长的睫毛随着那灵动的眼珠子跳跃着。

说是书桌,其实就是那种布满雕花纹样,古色古香的老式红檀木梳妆台。不管是款式、木材色泽、还是抽屉上面的铜质拉手,看起来都有些年份了。

原本上面还倚着块配套的方方正正大镜子,玉夏嫌占地方,便自个搬到阁楼去了,换了个小巧的圆形简易梳妆镜立在一旁。

桌子左边摞着两堆高高的课本习题书模拟卷之类的,右边则搁着盏台灯。此时已是深夜,四处都安静极了,只剩下圆珠笔尖在草稿纸上欢快地沙沙作响。

瞧着霸王花没有回答,玉夏便轻抬起眼眸,随手抓起书桌上的头绳,胡乱扎了个低马尾,对着镜子观望背后的场景。

嗯?难道刚刚是错觉?

以往从外面回来,花花都会在窗户下面铺着的浅黄色毛绒地垫上踩踩脚的,今儿个怎么没有?

可此时玉夏分明能强烈地感应到,屋内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她。

她立马警惕地转过头,透过红檀木架子床垂挂着的素白薄纱蚊帐,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

“你是谁?”玉夏急忙从凳子上站起身。

一阵微风从窗外悄悄探进来,引得几缕白纱轻轻拂动,那黑色的影子并没有回答,而是一步一步地从阴影中挪了出来。

身高七尺,通身黑色夜行衣,脸上戴着黑色面罩,那双眼睛在黑暗中发出锐利的光,看不清是何种情绪。

本以为是哪只路过的小妖恶作剧,可眼前这分明是一个私闯民宅的黑衣男子。活了这么些年,还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这可如何是好?

就在玉夏冥思苦想之际,对方快步向前,一上手便将玉夏的睡衣从侧领口至袖口位置“嗞啦”一声给撕烂了,而后更是目光如炬地往她身上扫视了一遍。

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玉夏瞪大了双眼,显然刚刚所发生的突发情况在她十七年的人生经验中超纲了。

反应了将近1秒钟之后,玉夏意识到自己前几天刚买的新睡衣被眼前这不知从哪里来的二逼货给撕烂了。

又低头望了望自己此时白花花的臂膀,“真是气死我了。”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玉夏集结全身的力量,一个侧踢腿便朝他胸口狠狠踹去,而后利落地抓起床上胡乱撇着的防晒衣套上拉上拉链。

这一脚下去,直接将那黑衣男子踹至后面的墙壁上,瞬间撞击出“嘣”的一声。

不知怎的,对方竟然没有下一步动作,而是呆呆地愣在那里。

撞傻了?

于是玉夏赶紧抓住时机,迅速向右转身移动,左手使劲向前一抓便将他的黑面罩给扯了下来。

两道潺潺流出的鲜红鼻血,和他黑色面罩掩盖下的高冷形象极不相符。

果然是个陌生脸孔,就知道我认识的人当中没有这么没节操的。

“你到底是谁?想干嘛?”玉夏再次生气地责问道。这大晚上的,小妖怪们有急事相求的话另当别论,你一个活生生的大男人?

对方用手背擤了擤鼻血,眼神愈发地阴冷,低沉沙哑地说道:“这次来,主要是想跟你要样东西。”

什么?取样东西?

听到这句话,玉夏心里便也镇定了几分,看来不过是这纸醉金迷的凡尘俗世里,好逸恶劳的社会蛀虫罢了。

不过,取东西?取什么东西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