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外挂从不会缺席(1 / 2)

想到自己的灵魂与血脉之中可能也出现了某些异变,或许能给自己带来些其它的好处。

苏寒转过头,目光灼灼的看向一旁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便自有一股宗师气度的中年。

在苏寒看向他是,一旁的凌医师和坐在苏寒身边的萧小鱼也都不约而同的把目光落到了孙丹师的身上。

苏寒看他,是想知道自己的血脉之中是否也出现了某些变化。

而血脉这种东西,大部分修士都有所研究,绝大多数的医师也都会有所涉猎。

但要说到真正的了解,要说到真正的专家,还是非炼丹师莫属。

炼丹师,听起来任务不过是把一些天材地宝,仙草灵药组合起来,通过特殊的手法炼制成丹而已。

但其实真正操作起来,却远没有这么简单。

一种丹药,同样的药材选用不同的年份,丹药的品质和药效就会出现不同的变化。

同一枚丹药,给不同的人服用,所能发挥出的药力也有所不同。

所以,真正精明高深的丹师炼丹,从来不会拿到药材之后就直接开炉炼丹,不管这丹药最终会落到谁的口中,先练出来再说。

真正顶尖的炼丹师,每一次开炉炼丹,都会先对服用者做一个深入的数据采集和分析。

根据服用者的体质、血脉、修为等多方面综合的数据,分析出最适合这名服用者的药材年份、炼丹火候、炼制流。

看似同样的炼丹过程,其中每一个细微的差别,每一次不起眼的微调,都是为了让炼制出来的丹药能够更适合服用者。

也正因此,每一个顶尖的炼丹师,在修士的体质和血脉研究上,都是这方面的专家。

而与苏寒不同,凌医师也好,萧小鱼也好,从苏寒那略显闪烁的言辞中都得出了一个结论——苏寒应当是刚刚觉醒了自己的系统。

而系统这种东西......世间那么多人,每个人都会觉醒属于自己的系统。

但每个人的系统,却都并不相同。

世界上不存在两片完全一样的叶子,有些东西即便看上去再如何一致,也只不过是茫茫时光长河中两朵相似的花。

系统之间,也从来没有过任何两个系统是如出一辙的完全相同的。

不同的系统之间,品质自然也有高低,这系统品质的高低,在系统完全普及之后就取代了曾经修士的资质,成为了判定一个修士未来成就的最重要标准。

而系统的品质,自然不是根据系统的名字或者宿主空口白话来判定。

他的系统叫装逼系统,你的系统叫打脸系统,另一个的系统叫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那最强装逼打脸系统就比装逼系统和打脸系统品质高了?

并不一定!

空口白话谁都会说,而到底谁抢谁若,自然需要一个成熟的、靠谱的评判标准。

而在系统普及至今,亿万年的发展中,世间也早已经发展出了一套成熟的、靠谱的评判标准。

这评判的方法,就掌握在炼丹师的手中。

眼前的孙丹师,就是一名顶尖的炼丹师——整个景国名义上排名第二,但在第一的那位几年前开始不务正业之后,私下里已经被默认为是景国第一的炼丹师。

见几个人的目光都落到自己的身上,也感觉自己已经明白了王爷今天把自己找来的目的。

面上沉稳淡定,孙丹师心中暗道一声:终于到了我老孙表现自己的时候了。

上前一步,右手在左手戒指上一抹,一支袖珍的白玉瓶出现在孙丹师的手中。

扒开瓶塞,孙丹师小心翼翼的从白玉瓶中倒出了一枚通体晶莹玉润的丹药。

将丹药递出,口中说道,“王爷,这是陛下早就吩咐提前为你专门炼制的模拟丹,您先服用一枚,看看反应如何。”

闻言,苏寒看了一眼递到自己面前的手掌,又看了一眼那手中的丹药,脸上表情有些纠结。

见他没把丹药接过去,孙丹师纳闷了一下,不解道,“王爷?”

又纠结了一下,苏寒还是没接孙丹师递来的丹药。

看了眼他还算干净的手,又抬头看一眼孙丹师带着疑惑的脸。

沉吟了两秒,开口道,“孙丹师,来的时候洗手了吗?”

孙丹师:“......”

孙丹师一下子被这句话给问懵逼了。

来的时候洗手了吗?

洗手了吗?

他洗手干什么?

自从修行有成,全身上下不染纤尘,他都几百年没洗过手了啊。

懵逼了半天,孙丹师才反应过来苏寒话里的意思。

洗手了吗?

他是嫌自己手脏?

自己这是......被嫌弃了?

举国上下,他老孙走到哪里不是被人追捧的存在?

如今,在这里,因为用没洗的手递出去了一枚丹药,就被人给嫌弃了?

孙丹师现在很气愤。

孙丹师觉得这是对自己、也是对自己炼丹师这个职业的侮辱。

孙丹师表示......他受不了这个委屈。

于是乎,孙丹师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了苏寒一眼。

深吸一口气,下一秒.....脸上挤出带着浓浓歉意的笑。

“啊,王爷叫的急,出门的时候还真忘了洗手了。

这个......不洗手就碰丹药确实是不卫生,王爷勿怪、勿怪。

要不......”

想了想,孙丹师直接把装着丹药的玉瓶递给了苏寒。

“这丹瓶里还有模拟丹,要不劳烦王爷您自己取?”

苏寒看了他一眼,轻轻点了点头。

接过玉瓶,手一歪就准备倒一枚丹药出来。

想了想,自己好像也没来得及洗手。

于是手上的动作又微微一僵。

身旁,看到他的反应就猜到了他心里的想法。

对他很是了解的萧小鱼脸上露出一抹似无奈似宠溺的温柔笑意。

手指一点,一枚丹药自玉瓶中飞出,飞到了苏寒的嘴边。

“张嘴。”

一面水镜在面前凝聚,看到上面的两个字,苏寒乖乖的张开了嘴。

丹药入口,瞬间化作一股清流涌入苏寒的四肢百骸。

那一瞬间,苏寒整个人舒服的差点没忍住叫出声来。

随着丹药药效的发挥,苏寒感觉自己体内仿佛有无数只小手在给自己做着全方位的按摩。

全身上下,都沉浸在一种暖融融让人觉得懒洋洋的感觉之中。

这感觉持续了许久,待那无数只给人带来舒适感的小手的按摩结束后,苏寒的体内,只留下一道道水痕......哦,错了,是一缕缕灵力。

那灵力随着药效的退去开始在苏寒的体内经脉中游走。

游走一个周天过后,全部的灵力汇聚于一处,渐渐融合在一起,合成了一道更粗、更长的灵力。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