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没有中间商赚差价(1 / 2)

突如其来的真相,让苏寒忍不住有点发蒙。

这是什么情况?

明明在此之前觉醒了品质最高的系统的那些人,服下丹药获得的经验所能转化来的灵力也只是三缕,而他这里却直接弄来了一道,一百缕。

这也就意味着,他的系统经验转化和利用率,是此前品质最高的系统的三十倍还多一些?

嗯?

等会!

醒醒!

先醒醒!

你没系统!

你压根就没有系统这种东西!

你已经确定了被本应该属于你的系统放了鸽子了!

在心中暗暗的提醒了自己几遍,苏寒的心中,却忍不住更加迷茫了。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不是说品质最差的系统的辅助作用,在修行上都要超过最顶尖的先天道体的吗?

那为什么他服用了一枚丹药,转化的灵力是品质最高的系统吸收丹药提供经验后转化的灵力的三十倍还要多一些?

思考了片刻,苏寒心中得出了一个不知道对不对的答案。

丹药是一样的丹药,尽管为他量身定制的丹药效果可能要比那些大路货强上一些,但也绝对不会强上太多。

因此,之所以丹药的药效在他身上和在那些有系统的人身上会出现这么大的差距。

真正的原因是——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丹药的药效是差不多的,那理论上来说即便不同的系统利用率不同,导致可被吸收的药效之间存在差别。

但即便有所差别,也不应该是几倍甚至十几倍的差距。

苏寒猜测,可能系统品质的区分,并非系统对丹药乃至其它天材地宝所含能量的吸收情况之间有着极大的差别。

真正区分系统品质的,是系统运行本身对能量的消耗。

既然系统真切的存在,既然系统有那么多的功能。

那么......系统总不能白干活吧?

就算不拿工钱,也不至于一直倒贴啊?

这是系统,又不是大慈善家。

所以,苏寒猜测,很可能系统本身的存在,系统的运行和待机,本身就要消耗一定的能量。

而这些能量,并非系统本身就具备。

至少不应该是完全由系统本身提供。

其中更大的一部分能量,可能就来自于在宿主每次以资源兑换经验值时的抽成。

这抽成的多少,取决于系统运行本身对能量的消耗高低,也决定了系统对于宿主而言的品质好坏。

如果情况真是这样,似乎就能解释得通为什么同样觉醒了系统,但同样能量在不同系统中所能兑换的经验值却存在着很大的差别。

同样,也就解释通了为什么他服用了一枚丹药,所能转化的灵力比之品质最高的系统还要多了三十多倍。

别人服用丹药,丹药的能量都会被系统抽走大半,剩下的小部分才会变成经验供他们利用。

而他没有系统,少了中间商赚差价,丹药里有多少能量,他只要能吸收的了,就能完完全全的转化成自身的力量。

当然,即便是没有中间商赚差价,苏寒感觉,之所以自己服用丹药能获得这么多的灵力,肯定也与自己在被系统单线联系之后出现的身体变化存在着必然的关系。

可能......那逗比系统在和自己单线联系之后改变了自己的体质,让自己能够最大限度乃至完全的吸收丹药中的能量为己用。

这变化可能是出自放了自己的鸽子之后的主动补偿,也可能本是无意,只要和自己单线联系之后就必然会出现——毕竟,那二货系统也说了,它之所以能和自己远程联系,是燃烧了和自己之间最后的关联契机。

而既然能隔着无尽世界感应到自己的存在,应该在那之前自己身上是存在着一些能供系统定位,至少关键时刻能通过特殊手段定位自己位置的东西。

自己身体的变化,很可能是因为那些东西在这次燃烧殆尽后的后遗症,或者说燃烧过程中对自己身体的改造。

具体情况,苏寒暂时无法确定。

但至少目前来看,这是一个对他极为有利的情况。

自系统放了自己鸽子之后,苏寒终于迎来了第一个好消息——其它天材地宝暂不得而知,但苏寒本身对丹药药效的利用率,是觉醒了品质最高的系统的那些人的三十几倍。

这一点,可以极大的缩短苏寒因为没有系统,无法通过任务奖励、打怪升级等系统基础功能提升自己而与其它系统拥有者之间的差距。

当然,因为天道诅咒的存在,导致苏寒无法大量依靠丹药与天材地宝提升自身修为,又使得苏寒与其它系统拥有者之间的差距切实存在,无法抹去。

现在,就要看他身上所携带的血脉诅咒力度有多大,对他使用天材地宝的限制有多高了。

这与他在每个大境界之中能消耗多少天材地宝快速提升有着直接关系,也决定了他和那些有系统的家伙之间真正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想到这里,苏寒抬起头,目光再次落到了孙丹师的身上。

孙丹师闻弦歌而知雅意,也是这套流程太熟了,轻易的就理解了苏寒这个目光里的意思。

没做犹豫,直接取出另一只白玉丹萍递给了苏寒。

“这瓶丹药,可以测试出王爷体内血脉中天地诅咒的程度,请王爷服下一颗。”

苏寒接过丹药,一旁萧小鱼没等他洁癖发作,直接把一颗丹药‘喂’到了苏寒嘴里。

丹药入口,直接化作一股暖流瞬间涌入苏寒的四肢百骸。

随着丹药药效的发挥,苏寒感觉自己身体、血脉中都传来一股暖洋洋很舒适的感觉。

那种和小时候大冬天被萧小鱼抱在怀里晒太阳差不多的舒适感,让苏寒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从身体到精神都传来一阵倦意,只想好好的、美美的睡上一觉。

这感觉来的快,去的也快。只是转瞬就已经退去。

从那让人舒适的感觉中脱离出来,苏寒忍住了再往嘴里丢一颗丹药的冲动,转过头再看向孙丹师。

见苏寒睁开眼看向自己,孙丹师一派专家气度的解释道,“王爷应该是感觉到筋脉和血液中传来的那种饱胀感了吧?

不必担心,这属于检测血脉诅咒时的正常反应,也是必然现象。”

听着孙丹师的安慰,苏寒懵逼了一下。

什么饱胀感?

我没感觉到啊!

我就是觉得挺舒服的,虽然那舒服的感觉不及小时候被萧小鱼抱在怀里晒太阳或者坐在萧小鱼腿上‘听’故事时的惬意,却也让人忍不住有些的流连忘返。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