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小心眼儿(1 / 2)

对上苏寒的目光,中年莫名的有种全身不自在的感觉。

也到了这时候,他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了京城中对这位年轻王爷的评价。

什么阴险狡诈啦!

什么瑕疵必报啦!

什么小肚鸡肠啦!

什么长得好......呸呸呸!

好看什么的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位王爷可是出了名的小心眼儿。

而现在,他背后说他坏话,还恰巧被他给听到了。

想着想着,苏天泽突然就觉得背后一寒,生出种仿佛被洪荒猛兽给盯上了的危机感。

也恰在此时,皇帝陛下的目光也落在了他的身上。

见他脸上表情似还在纠结,皇帝陛下心中也不禁生出几分不快。

她都已经明确的表示做好了决定了,且说了出了问题她一力承担,他却还在这里纠缠这些。

她不发火,他还准备没完没了了是吧?

念及此,苏袭人眉头轻轻一皱,淡淡威严开口道,“此事就这样定下了,没其它事,王叔请回吧。”

说是没什么其它事请回,但从自家皇帝陛下的语气和态度,苏天泽却知道这会儿就算他真有其它事,最好的选择也是麻溜儿的滚蛋。

又小小的纠结了一下,知道皇帝陛下是真的已经做好了决定,自己再怎么劝也是改变不了结果。

苏天泽轻轻点了下头,躬身行礼告退。

临走前,苏天泽目光特意往苏寒身上看了一眼。

见这位小心眼儿的王爷已经从自己身上收回了目光,表情是仿佛根本就没有听到自己之前的话一般淡然,丝毫没有要记仇的样子。

苏天泽微微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又不禁忐忑不安的犯起了嘀咕。

应该......没什么事吧?

目送着苏天泽的背影消失在南书房外,书房里没有了外人,苏寒收回目光,看向苏袭人。

“姐,刚刚你们在讨论什么?听起来好像还和我有关?”

“都听到了?你耳朵还挺尖,”在苏寒面前,苏袭人没维持什么皇帝的威严。

轻轻笑了下,顺手打开了放在桌上的木盒,从中取出一本线装古书。

那线装书封面上的书页都已经泛黄,明显有了不短的岁月。

书的边角处都已经起了毛,看起来是没少被人翻阅的样子。

当苏寒的目光落到那本书上的时候,苏袭人将手中的线装书递给了苏寒。

“这是咱家祖传的修炼功法,考虑着你也过了十六岁生辰了,到了该开始修炼的年纪,姐就将这功法取了出来,你拿去练练吧。”

说着祖传功法,可苏袭人递给苏寒时的态度,却像是拿着一本烂大街的小说话本一样轻松淡然,没有半点重视的样子。

低头看了眼递到自己面前的线装书,从封面上看到了《王道真意初解》六个笔锋强劲的大字。

迟疑了下,苏寒却没有伸手去接。

“刚刚寿王叔在这里,就是因为这本功法吧?”

“嗯,”见瞒不过他,苏袭人轻轻点了点头。

“这本《王道真意初解》是咱们祖上一代代传承下来的,每一代只有皇位继承者才会修炼此功法。

寿王叔镇守藏书阁,负责藏书阁的安全。

姐取出了这本功法,惊动了寿王叔。

知道这功法是为你准备的,寿王叔想劝姐改变主意。

不过不用管他,这功法给谁练姐说了算,谁也管不着。”

闻言,苏寒心里要说没有感动那是不可能的。

只是,看着那再次递到自己面前的线装书,苏寒还是没有伸手去接。

“这事,老头子......父皇知道吗?”

苏袭人眼神微不可察的闪烁了一下,下一刻复又化作坚定,“现在姐是皇帝,皇位传到了姐的手上,那这整个国家就都是姐说了算。

父皇那里,就别打扰他了,让他和母后在天上好好休息吧。”

苏寒:“......”

看着苏袭人,苏寒整个人都无语了一下。

你这话说的......

知道的是父皇和母后渡劫成仙了,不知道的听了你这话还以为两位已经变成祠堂里的两块牌位了呢。

不过......话说回来,纵然是成了仙了,两位好像还是没能逃过变成两块牌位被扔进祠堂里供奉起来的命运哈!

见他表情古怪,以为他想要拒绝。

苏袭人想了想,宽慰道,“其实,这功法虽是自祖上传下来,但从来也没有过不能外传的祖训。

只不过这功法最早期的时候唯有苏氏血脉才能修行,且即便身具苏氏血脉,每一代中能够练成的也少之又少,又因功法强大且特殊,练此功者无不成了皇位继承者。

久而久之,才有了只有皇位继承者才能练此功的规矩。

但这个规矩,更多的只是大家默认,并没有谁真正做出这种规定过。

而现在,血脉的限制已经不在,只需要有足够的经验值就能将功法练成。

所以,姐把这功法给你,也不算是违背祖训的。”

闻言,苏寒那听了苏袭人之前’她说了算‘的霸气宣言之后已经准备伸出接过功法的手,又生生的顿在了那里。

啥?!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