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最坏的时代,最好的时代(1 / 2)

苏小胖原名并不叫苏小胖。

可能是寿王比较想要一个闺女的原因,在连生了十三个儿子之后,感觉自己有个闺女的梦想可能这辈子都无法实现的寿王只能退而求其次,给第十三个儿子起了个女孩的名字——苏小月。

因为本身的存在寄托着寿王某种美好的期待,所以苏小胖从小在寿王和寿王妃们那里就比他十二个哥哥受宠。

又加上上面有十二个哥哥疼爱,在养成了苏小胖不学无术的惫懒性子的同时,也养出了苏小胖远超常人的体型。

某次宴会上,初次见面的苏寒对苏小胖能胖成这种横向比纵向还要幅员辽阔的体型惊为天人,遂不经苏小胖同意的给他改了个名字——本来他是想叫他苏大胖的,但考虑到当时的苏小胖还只有七岁,大胖这个名字太硬,他可能暂时震不住,遂退而求其次,给改成了小胖。

神奇的是,不知怎么想的,在听到自己被改了个新名字之后,苏小胖非但没有因此而心生不满,反而觉得这名字比自己原本的名字好的多。

于是乎,苏小胖就成了一个被苏小胖本人都默认了且相比较自己真正的名字反而要更加喜欢的别名。

这一叫,就叫了十年。

俗话说,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起错的外号。

苏小胖人如其名,那洒脱的性格确实称得上身宽体胖。

往日里,这小胖子似乎对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

在他的世界里,似乎没什么是大吃一顿忘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吃上两顿。

只是,这一次......

看着风卷残云一般把一桌子的绿......把一桌子的蔬菜扫荡一空后终于忍不住落下眼泪的苏小胖,苏寒知道,这次的事,对苏小胖来说可能真不是吃上一顿或者吃上两顿就能忘得了的了。

眼见苏小胖哭起来似有没完没了的趋势,苏寒这次却少有的没有出现不耐烦的情绪。

目光同情的看了他一眼,心中默默的叹了口气——或许,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吧。

一个男孩向男人的蜕变,总免不了要遭遇一些打击、承受一些痛苦。

只不过苏小胖遇到的这个打击比较特殊了一些,承受的这种痛苦比较让天下间大部分男人都难以接受了一些而已。

“谁?是谁?!”

‘哇哇呜呜’的哭了一阵,苏小胖擦干了眼泪,抬起头,红着眼看着苏寒问道。

尽管他问的不清不楚,苏寒却也知道他这句话所表达的具体意思是什么。

想了想,没做隐瞒,也没添加个人的情绪和想法,就以简单的白描叙述手法把自己之前的所见向苏小胖复述了一遍。

听完,苏小胖没做回应。

久久的沉默之后,苏小胖突然起身,“我要去问问她!”

说完,苏小胖不等苏寒挽留,快步往王府外走去。

身后,苏寒也没准备挽留。

这种事,既然知道了,总不能让苏小胖当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不闻不问装乌龟吧?

而且,他只是看到了那个上次苏小胖曾带来他府上蹭饭,信誓旦旦的说这会是他未来王妃的女人疑似和另一个男人私会,又没有当场捉奸在床。

苏小胖疑似被绿了这种事,他也只是自己猜测。

具体他头上有没有被扣上帽子,究竟被戴了几顶帽子,还是让苏小胖自己去查证一下的比较好。

至于能不能问得清查得明,以苏小胖的身份,只要他没缺心眼儿到了彻底没心眼儿的地步,苏寒并不觉得在有了怀疑和线索的前提下,苏小胖会查不出个真相来。

只是,如果真相真是自己猜测的那样的话,希望到时苏小胖能控制得住他自己。

“哎......我果然还是太过善良了啊!”

善良的苏寒四十五度角仰望着天空,忍不住在口中发出轻声的叹息。

正感慨着,身后的空气中突然传来一阵淡淡的馨香。

不需要回头,只凭空气中的味道苏寒就能判断出来的人是谁。

果然,下一刻,苏寒视线前方的虚空中就凭空浮现了一段文字:

“你个小坏蛋,又憋着什么坏主意了?”

不满的撇了撇着,什么叫憋着坏主意?明明他刚刚才做了一件好事。

淡淡的收回目光,先是在脸上挤出委屈的表情,苏寒才回过头看向身后的萧小鱼。

“哪有憋什么坏主意,小鱼儿你怎么凭空污人清白。”

萧小鱼脸上挂着柔柔的笑,闻言轻轻的翻了个白眼。

“上次你这个姿势望着天空说出这句话来感慨的时候,是一位在朝堂上弹劾你的御史刚因为涉及沟通帝国被满门抄斩。”

闻言,苏寒脸上那带着‘你又冤枉我’的委屈的表情下意识的收敛了起来。

“上上次你说这话的时候,一个背后说你坏话的将军刚因为可口军饷被抄了家。”

苏寒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上上上次你说这话的时候,一家偷学了你府上菜谱不给你所谓专利费的酒楼刚刚因为卫生问题、安全问题、存在欺诈消费者问题被联合执法破了产。”

莫名的,苏寒觉得有些心虚。

“上上上上次......”

见她似乎有要把自己的老底给一一揭穿的架势,苏寒终于是听不下去了。

“停停停!”

苏寒没好气的瞪了萧小鱼一眼,“你大中午的跑过来,就为了揭我老底来了?”

见他不乐意了,萧小鱼笑着摇了摇头,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走上前,温柔的帮苏寒理了理发丝——其实并不怎么凌乱,只是多年来她已经习惯了做这些。

待为苏寒抚平了衣服上的褶皱,方是嘴角挂着柔柔的笑,抬起头看向苏寒。

同时,面前那面水镜上的文字变幻,“功法的事,之前不是让你先等等吗?

现在姑姑准备好了,跟姑姑去选一下吧。”

“功法?”苏寒意外了一下,“不是说要等两天吗?”

“嗯,”萧小鱼轻轻点了下头,“事情比预想中的顺利一些,现在已经准备好了。”

“那需要我做什么?”

“不用,”萧小鱼摇了摇头,“跟姑姑走就可以了。”

“好。”苏寒点头。

本以为萧小鱼说的跟她走是要离开王府跟她去什么地方。

甚至于因为她之前说的做准备、想办法等词汇,苏寒还考虑是不是要经历一些考验,或者会遇到什么危险。

结果.....都没有。

甚至于连王府都没出,在苏寒点头应了一声之后,萧小鱼直接就在王府的院子里,当着苏寒的面取出了一面看上去和她一样平平无奇的石镜。

屈指轻弹,一滴血液落到石镜的镜面上。

随着鲜血的落下,那石镜的镜面上泛起了微光。

微光迅速放大,逐渐笼罩了整个镜面。

石镜悬空,镜面之上一阵如水波动后,石质的镜面突然变得晶莹剔透,光可鉴人。

正在苏寒惊讶于这石头镜子竟然还藏着这般变化的时候,那石镜之上变化再起。

自九天之上,一道看不清有几种颜色的彩光落下,直入石镜的镜面。

随着这彩光的楼下,镜面之上,折射出同样斑斓的色彩。

这斑斓色彩在虚空中宁而不散,渐渐投影出一闪虚幻的彩色光门。

随着光门的出现,萧小鱼嘴角轻轻向上勾起,脸上露出一抹浅浅的笑容。

看了一眼被这一系列的变化炫花了眼,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干什么的苏寒。

萧小鱼伸手一抓,把苏寒的一只手抓在了手中。

“走。”

虚空中一个文字凭空显化,手上传来轻轻的拉力。

苏寒没做抗拒,随着萧小鱼一步迈出,踏入了那石镜投影出的虚幻光门之中。

光门虽然虚幻,却似乎沟通着两个世界。

一步迈出,眼前光影突然变化。

待变化结束,再定睛看去,苏寒发现自己早已经离开了自己的王府,置身于......一片摆满了书架的奇异空间之中。

这空间非常奇特,不辩东西,不分上下,甚至都无法感应到时间到流逝。

置身其中,给人一一种游离于时空之外,与现实世界完全隔离的恍惚之感。

好半天,从这种古怪的恍惚感中脱离出来。

苏寒转过头,看向脸上表情淡定,对这里的奇异似乎习以为常的萧小鱼,“小鱼儿,这是什么地方?”

萧小鱼拉着苏寒的手,似早有目标,脚下不停的往某排书架所在处走着,表情淡然的答道,“收藏着世间大部分功法神通的地方。”

收藏着世间大部分功法神通的地方?

这世上还有这种好地方?

正想着,萧小鱼已经拉着苏寒走到了空间深处的一排书架前。

与其它的书架上堆满了密密麻麻的古籍和玉简不同,这排书架上只分成了三层。

最下层的古籍和玉简还多些,第二层只放着一枚玉简、一张写满了古怪文字的不知什么兽类的兽皮,还有一枚明明就在眼前,却看不清形状,辩不明颜色,不知是什么品种的种子。

而书架的最上层,更是只放着一本古籍。

那古籍应是许久未曾被人翻阅,甚至明明摆在最起眼处,却莫名的给人以一种早已经被遗忘了的感觉。

古籍之上,落满了灰尘,甚至隐隐间都快把这本古籍给埋了起来,不知道已经放在这里多少岁月无人去翻动。

“这些是......?”

站在这排书架前,口中疑惑的闻着,苏寒下意识的看向了书架上的古籍和玉简。

玉简外表看不出什么东西,那几乎被灰尘掩埋的古籍也因灰尘的阻碍看不清名字。

但只是最下排那随意丢放的十几本古籍上所写的名字,看了一眼之后都让苏寒浑身上下忍不住的一震再震。

《祖龙经》、《大日金乌经》、《鲲鹏吞天经》、《不朽金身》、《太清仙诀》、《造化神诀》......

一排排的名字,有些是苏寒听都没听过的,有些是即便没听过,但根据前世但记忆了解就能感觉到很牛逼但,还有些,是从这个世界但偶尔但只言片语中听说过其究竟有多牛逼但。

而现在,这些牛逼的不能再牛逼的牛逼功法,就这么排成了一排摆在了苏寒但面前,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

甚至于,在最下方那排书架的角落里,苏寒还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王道真意初解》,正是上午在皇宫里见到过的那本苏氏祖传功法。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