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伊人又相逢(1 / 2)

草原边塞的集市少了很多奢华,多了些许质朴的市侩。

任平生远远的看着娜仁托娅站在一群牧人和商人的中间,甜甜的笑着,如和煦的春风,醉倒了绿柳红花。她的小辫子随着她的头荡来荡去,她的脸在阳光下似盛开的桃花,也许这世上再没有这么美的桃花了。

娜仁托娅是天山草原有名的通译,只因为在她的搭桥下,还没有出现过红脸的事情,不管生意成或没成。

她每说几句话,就有个牧人和一个商人握一握手,显然是做成了一笔交易,每做成一笔交易,她的笑容也就更甜。

任平生也没有打扰她,只是四下闲逛着,只见每座帐篷门口,都摆着些高原的牛羊皮毛、玉石、玛瑙,中土的首饰绸缎、瓷器、刀具。

很多互相交易的人大都语言不通,只能比手划脚的互相讨价还价。

任平生瞧得很有趣,他觉得这些人都愚蠢得很,他忽然发现世上愚蠢的人远比聪明的人多得多。

一个看上去十分高冷的年轻男子陪着一位一袭红衣的漂亮姑娘,牵着匹健壮的小马走了过来,雪白的马鬃在风中飞舞着,闪着璀璨的银辉。

“平生,在这里遇见你实在太好了,你这段时间过的怎么样?”

上官明月欢快的跑到任平生面前,完全无视了高冷的青年。

“原来是明月姑娘,阿弥陀佛,小僧在这里生活的还算惬意。”

任平生双手合十,微笑着施了一礼,看上去如沐春风。

“师妹,这位大师是何人?你们看上去很熟络。”

高冷青年轻哼了一句,对于连遁道境都未进入的任平生他有些看不上。

“萧严师兄,这就是和我一起走出燕山的慧苦师傅,俗家名字叫任平生。”

上官明月丝毫没感觉萧严拒人千里的态度,热情的开始介绍。

“平生,这是我刚刚得到的酬谢,你看漂亮吗?”

娜仁托娅展示着头上一支泛着五彩光芒的碧玉簪子,兴奋的跑过来让任平生评价。

还未等任平生开口,萧严看到娜仁托娅眼前一亮,赞道:“姑娘美艳不可方物,此等俗气的饰品实在是对姑娘的一种亵渎,我这里有一支蜃珠的珠钗,就送于姑娘了。”

萧严从怀中掏出一支泛着迷醉光华的头钗递向娜仁托娅,娜仁托娅仿佛着了魔一样,死死盯着珠钗,逐渐向带着诡异笑容的萧严靠近。

“放肆!什么时候天剑山庄和魔门合欢派结盟了?”

大长老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任平生面前,手里捏着碎成两截的珠钗。

“让多吉长老见笑了,也许我多年未出手,什么魑魅魍魉都忘记了天剑山庄的威名了。”

一位踏着一柄青色宝剑,背着手,白衣浮动的冷傲中年男子悠然飞了过来。男子的风姿就像是天山山首的白雪,眼睛就像是雨过天晴的夜星。

任平生双手合十,宝相庄严,内心却掀起了巨大的波涛。来人便是天下第一高手,天剑山庄庄主,剑神上官清风。

上官清风给任平生的感觉似近实远,判断不出实际的位置,比山高,似海深。

“师……师傅……”

萧严如同被淹得半死的野犬,瘫软在地,早已没了刚才的高冷风范。

“你上次从江南回来,我就知道你变了,你不该回来的,合欢派宗主李若梅虽然亲手将你体内的双修真元隐匿了下来,但是你剑心崩碎,以为我看不出吗?太幼稚了。”

上官清风叹息了一口气,似乎非常遗憾。

“上官庄主,合欢派估计是奔着瑶池来的,毕竟这两派可是死敌,这次我们部落的圣女要入瑶池门下修行,看来连李宗主都惊动了。”多吉长老意有所指的说道。

“虽然我的弟妹出自瑶池,但是合欢派的事情我是不会插手的,估计这次李若梅只是试探一下,我还犯不着和一个女子斤斤计较,平白耽误了修行。”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