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乱世渐平,身世浮沉(1 / 1)

一世寒柳 桃花洛神 900 字 4个月前

浅阳渐落,月洒大地,邹平的雪地印染金黄的瑰色,西风吹拂,暮雪凄凄。战鼓雷雷,喊杀声冲天彻地,嘹亮的嘶喊惨叫,动人心弦。

城下宋军兵士健硕的身影,如波浪般起伏,他们口中发出了震天动地的喊声,消磨了心中的恐惧,飞箭如雨一般洒落,拖着长声如蝗虫过境纷纷划破天际,城下的铁骑愤然冲杀出去,那风中咧咧招展的“慕容”战旗,已然残破血菁,似乎顷刻就会坠落。城楼上死尸伏地,大雪落地即融,血染的雪水,冲刷着城墙,浓浓的血腥味与汗水味相互夹杂,激发着人最恐怖的力量。

“将军”“左翼骑军溃退,欧阳剑豪举旗投降,我们再不撤退就要被包围了”

慕容晓晓静慕远看,远远的就看见了宋军的旗帜,看见了败军溃退的惨状,南唐将士如稻谷一般被宋军收割,血泥飞溅,碎骨漆雪。“皇上,我慕容晓晓对不起南唐啊,我让十万将士白白送死,我无言见家乡父老”随即提剑自杀。

“将军,不可”,“南唐不可以没有你”“你在,我们就有复国的希望,将军我们立即撤”。

看着自己的这四十五死士,三千铁骑,慕容不由悲从中来,“撤”“向西北撤”

“遵将军令”“将军令,撤”。

铁骑滚滚,狼烟四起,败军一溃千里。驾、驾,“将军”“贼人追来了,八千骑军”“

停,全部下马”“拿山行图”,左都尉不由自说:将军,西北直行三十里是一片沼泽地,我们急行军半个即可到达,过了沼泽地我们就有充足的时间冲出山水重城的守军。慕容晓晓看着山行图深思问到:左都尉我们怎么有时间过沼泽?“将军,鄙人自有妙计”

慕容晓晓看着左副倾的胖脸,思考着怎么突围,“副倾,你有几分把握”“四分”

“将军我觉得左胖子说得有理,过了山水重城,我们还可以收拢溃军,之后可以再像隆郡靠近。”一将说到,慕容晓晓看向众将,说到:你们还有其它意见吗?

“将军决定”“好”。众军听令,出发前往沼泽地,“是”。

月圆明亮,月光洒落雪地,铁蹄塌落尘雪,枯树呼啸的震动,枯叶锋利的划过将士的脸庞,没有一个士兵皱眉,三十里夜行路,三千铁骑滚滚呼啸而过。东慕铁骑,号称天下第一骑,是南唐精锐骑军,二十年没有败绩,今夜溃退,重骑几乎全部阵亡,只有游弩手和轻骑,溃退的气氛弥漫在所有将士的心里,却没有一个士兵担心死亡的命运降临在自己身上,三十里行军,一路哭泣的风声,雪声,没有人声。

“将军令,停”三千铁骑犹如一体全部停下,没有嘈杂的担心声,所以人都在等待将军令。

“将军,你给我五百铁骑,我率军阻拦曹石,你们赶快度过沼泽地”左都尉看着慕容晓晓说到

“这就是你的妙计?左胖子就你不怕死?要死我们一起”

“将军我和左胖子一起留下来,杀回去,做了曹刀疤”游副将恶狠狠的盯着左都尉

“不行”“不能这么去送死”

“将军,就我一个人留下”

“左胖子,你”

“你们都闭嘴”“将军,这”,慕容晓晓看着左都尉说:你的女儿我会照顾好的,你要突出去。

“是,将军。”“下马前行”二千五东慕铁骑走出了视角,渐渐消失。

死气充斥着天地,五百游弩手停在了沼泽地,左副倾看着自己亲手训练出来的勇士自己亲手绝了他们的生路,他悲嘁的说:我们游弩手天生就是绝之死地而后生,我们今天要为东慕铁骑留下最后的余晖,你们怕了吗?“不怕,不怕”“好”“随我冲杀回去”“将军令,甲字横冲,进军”铁蹄塌落,飞雪飘落,五百骑军冲向了黎城战场,远方一片厮杀,战鼓雷雷,风声渐息,牛号角声震群雄,五百骑兵如同针刺布缕,一穿即过,长剑飞舞,铁戟搅动战阵,长矛呼啸着飞掠撕扯着宋军的边部,置之死地而后生,破釜沉舟让五百骑军纵横穿插宋军战阵而而不败,刀光剑气肆掠,纵有燃天豪气,也有力尽时,五百骑军被宋军这头饿狼扯碎,战火熄灭,飞舞的大雪掩盖着满地的鲜血。

冰冷的雪地,冻住了生的希望,没有生命还能生存下来。“蔡大哥,这么多尸体,脚底粘糊糊的,这么冷的天,不可能还有活人,我们回营地了吧”“怂什么,大丈夫还害怕这些”“不是蔡大哥”“我冷得很,在这里待着不如回去睡觉”“你懂个屁,这可是三两银子的事,待着吧,别废话”“哎,我就不该来清点尸体,真是晦气”“行了行了,等下月半咱就走”“哈哈,谢谢蔡大哥”“嗯。”

“月近中空,哥,我们走吧”“行”两人走回了营地,只见火光熄灭,万耐俱寂,突然一具尸体被翻了出去,“啊,痛死我了”,原来是左胖子左都尉,只见他翻身提刀,一瘸一拐的走向宋军军营,杀了马夫,骑着三匹马就跑,山高月明,黑影消失在天际,只听传来“嘿,那呆贼,大爷我归来之时,就是收拾你们的时候。”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