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河东柳三,少年历练(1 / 2)

一世寒柳 桃花洛神 1105 字 4个月前

柳宜回府,悉悉索索的收拾一通,打点了行李,行文笔墨,指点了三变诗文后向县衙走去,向主簿做了交代,便急匆匆在三更带着家人离开,不料任城县民几乎倾城出动,早早的站在街头,遮道阻拦,希望留住“柳青天”。

柳宜不得下车一番感谢,一面拱手道谢,一面说到职责所在,不敢贪功,这是皇恩浩荡。

主簿站了出来,说到县令大人九年来鞠躬尽瘁,尽心尽力,柳大人在任城的政绩,让我知道了什么是“召父”,众人听到这里鼓掌欢呼。

大家安静之后,一人说到:柳大人在任城九年,我们不能耽搁大人的前程,不能反害柳大人。

柳宜道:不敢当,不敢当,我柳宜怎敢与召父同比,召父是我等的榜样。一官一吏,说得众人心服口服,对未来充满了憧憬,众人纷纷挥泪与柳宜道别。

离开任城之后,十几天的辛苦远行,柳家一行到达全州。

柳宜自去上任,三子在家学习。老大,老二以寺为题赋诗,只见他们稍做思索,便各吟其作,二复,三接,两人不干落后,叽叽喳喳,吟罢还互相评判。熟知六岁三变却插话“不行不行,不好不好”,大哥忙说到,三弟别闹,三变说道“你别小看人,我不敢给你们压卷,还不能作诗吗?”说罢,便吟诗一首,诗曰:

“板萝蹑石路崔嵬,千万峰中焚室开。僧向半天为世界,眼看平地起风雷。猿偷晓果升松去,竹逗清流入榄来。旬月经殊君不厌,欲归回首更迟回。”

两人越听越认真,等柳三变吟完,不禁赞不绝口,大哥不经说到:“你真是我们柳家的小石麟啊”三弟柳三变很快在全州传开,此后便有了“柳氏绝三”的称号。

初露锋芒后,三变静心读书习字。没多久便被柳宜的同门师兄王禹收为门徒,三变因为年龄尚小,一心不在举业之上,对诗词曲赋嗜如佳肴。

入了王家,就像吃货进了美食城,三变除了翻阅经史子集与前朝诗词曲赋之外,对王禹诗词特别感兴趣,竟然将王禹的以前诗词全部抄写一遍,用棉布封装,视如珍宝,日日把玩,一连在王府待了七八天,柳宜派来找他的三复也被留在王府,最后实在呦不过柳宜,带着大包小裹满载而归,柳夫人不由笑道:“我们儿子还是挺会过日子”,柳宜一听,细看之下知道是从王府借来的,心里别提多高兴。

但转念一想,我府书籍多如牛毛,还用别处他求?便打开一看,方知不是典籍,是王禹的诗文。

王禹是当代诗文执牛尔者,儿子三变能够效之一二,何愁其不能成器。

当他却向三变问到:“你知道先贤之解不尽相同吗?”

三变不假思索答到:“身体力行,不遵书理”

柳宜听罢,更加放心,便前往书房处理政务。

“洛子枫,你怎么这样教孩子?”

那宇文清河正持剑倒立。

“练武,不这样怎么能行”

“哎,清河,这是你自己选的,为娘可是劝过你了,你爹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武夫,娘亲不想你也是这样的人,我们宇文家这一代可就你一个男孩子”宇文飞雪心疼的看着那孩子道。

宇文清河翻身跳了回了,收剑入鞘向宇文飞雪道“娘亲你放心,我会努力接过爷爷的位置,让娘亲和爹爹归隐山林,一辈子快快乐乐”。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