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剑魂练心,剑气萃体(上)(1 / 1)

一世寒柳 桃花洛神 1158 字 4个月前

宇文清河纵身一跃,只见剑窟的通道望不到尽头,斜梯直下深处,迎面吹拂而来一阵清风,没有腐朽破败的气息。

“去吧,孩子”突然一声在脑海中响起。

宇文清河看着四周,不由想到周围没有人,惊讶道:“你是谁?”

“去吧,孩子,等你出来了,你自会明白”

随即一股推力裹挟着宇文清河就向地下前行,凌空而过,前行没有多远,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怎么这里就有金属的气息?剑窟不应该这么快到,宇文清河不由深思起来,想到了父亲说的以剑气养剑意,顿时明悟了,金属气息是哪三千剑魂游离在整个剑窟而携带的剑气,这不是金属气息而是是纯粹的剑气,明白了这一点,宇文清河立刻静心盘坐在那股莫名伟力之中,开始体悟剑意。

清风徐来,缓缓擦过肌肤,没有金属的厚重感,空气吸进身体,充斥着胸腔,柔和的感觉,不是冷冽凄凄的,是温和阳刚,不似那凄冷的杀伐之器。

剑气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现在没有体会到?不由心中一落,突然吸进胸腔的空气裹挟着血气冲进丹田,贪懒的吸食着自己的精气,宇文清河一颤,想到了父亲说的,习剑就是修心,心静剑气自然止,马上心里默念,谨守本心,谨守本心。

宇文清河凝神内视丹田,只见那团气混合着自己的血气与精气,慢慢形成一柄细长的剑,剑身从剑柄到剑尖逐渐变细,剑面锈有模糊的蛇形图案,那图案竟然在缓缓挪动,仿佛要爬出剑身,成为一个独立的生命,剑气团也不再吸扯自己的精气,这难道是一个剑魂?想到这里宇文清河便立即气沉丹田,一面用自己仅有的一点内力对丹田进行保护,一面利用精气逐渐扩散丹田,慢慢裹挟着剑型气团,消磨利剑的锋刃,精气消磨剑刃,只见那剑刃越加锋利,宇文清河不得不用精气去隔绝剑气团与自己身体,使得自己的精气团形成一柄剑鞘,一柄独一无二的剑鞘,去包裹剑气团,让利剑失去锋刃。

我现在才开始气练丹田,不宜在丹田消磨这团剑气,我可以把它裹挟到经脉利用我强劲的体魄吞噬吸收掉它。

想到这个,宇文清河立刻将气团送入经脉,气体冲击着经脉,胀痛感传遍全身,逃逸的气体切割着经脉,这种痛苦入同群蚁吞噬自己的肉体一样,让身体经脉欲碎,仿佛自己一遍又一遍的遭受凌迟。不行,这样不是办法,可是现在只有静心禅定,熬下去才有资格,想到这里,宇文清河脸色渐渐变得坚毅。随着气团的移动,剑气团散发出一股股寒气,渐渐冰冻宇文清河的感知。

宇文清河头冒冷汗,身体一阵痉挛,不断的颤抖,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手臂抓挠着大腿,扯坏了裤脚。外面的清风也变得骤热起来,温度越来越高,内冷外热,极端的环境刺激自己的精神,不行,不能这样,这样下去精神迟早会崩溃,要找到解决经脉欲碎的方法。

慢慢来,一定要守住本心。转念把剑团的气体调动起来,在身体周天循环起来,极度的深寒,刺激着全身的机能,一遍又一遍的周天循环。剑气团循环到内脏,内脏内的血液渐渐凝固,血液缓慢的流动,缓缓的滋润着内脏,身体表面肌肤累积了大量的乌黑液体,液体粘结在皮肤上,形成一层厚厚的结痂,结痂越来越厚,慢慢的衣服和结痂也没有什么区别,仿佛一件合身的战衣。

身体渐渐失去知觉,越来越困,头脑越来越模糊,剑气团带来的疼痛感慢慢消失,周围的热气铺面袭来,自己的头发慢慢泯灭。剑气团缓缓的前行,剑鞘仿佛消失了,那模糊的蛇形图案仿佛活了过来,慢慢的爬行,渐渐越过剑身,爬过了剑柄,缓缓站立在剑柄之上,宇文清河看到那蛇形物仿佛傲立的看向的自己的脸,只见那蛇形物缓缓,缓缓的变为了一个人形,那人的脸逐渐的变幻,一会儿是一个四十岁的农夫,一会儿是一个华美青年模样,一会儿是一幅老态龙钟的垂暮老人相……千般变幻尽在其中,那人形慢慢的从剑柄爬到自己的脖子上,那人相也由世间百态变为了自己的亲友,慢慢的变为的自己的爷爷辈……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去,那人形已经爬到了自己的额头,只见人脸是一幅自己三岁的样子,自己怎么会记得三岁的样子,难道是疼痛感让自己更加清醒吗?慢慢的,那张脸渐渐成熟,没多久那张脸变成了自己现在的样子。

宇文清河惊悚的看着这一幕,只见那团剑气还在额头,自己额头的印记闪闪发亮,仿佛在和它对抗着。看着自己的脸慢慢成熟,宇文清河也渐渐平复了下来,那张脸还缓缓的变幻……突然一张裂成两半的脸,脸上血肉模糊,血迹斑驳,这是自己的死像,眼前的一幕让宇文清河直坠深渊,心底死意弥漫,自己的心神缓缓的消失,意识慢慢失去……

突然额头的印记大放光芒,宇文清河慢慢恢复了意识,感觉手脚都能动了起来,身体的疼痛感也消失了,自己这是活了下来吗?难道现在在剑窟里面了吗?回头看向来时之路,哪里已不是一片漆黑,宽阔的道路上镶嵌满了明亮的宝石,犹如夜晚的星空,星光闪闪。

自己坐在一块蒲团之上,蒲团前面刻着神剑剑窟,这不是我宇文家的吗?怎么是神剑剑窟?

宇文清河把目光看向四周,只见周围没有剑魂,有得只是一柄柄插在地上的利剑,仔细的看着那些剑,剑身圆润,剑柄细长,这里的剑仿佛是哪母子剑,所有的剑皆出自同一人所为,不过是什么人能够将这么多剑插在了神剑剑窟?是我宇文家哪位通天之圣?

宇文清河看着群剑,转过身来,像着蒲团前磕了几个响头,说到:“各位列祖列宗,后人宇文清河,清河拜见列祖列宗,谢列祖列宗在天之灵护佑清河,我必为宇文家粉身碎骨,竭尽全力让宇文世家登临顶峰”说罢再行大礼,转身前往剑林,仔细的观察这些名剑,细细的抚摸剑柄,察看剑身的锋利,只见随着自己的行走,剑林越来越大,慢慢的这里的剑变得不一样,有的剑身怪异,弯曲如蛇,有的半面开刃,最奇怪的是有一柄没有剑柄的利剑,看到那剑刃就知其锋利。

宇文清河不急不慢,慢慢行走在剑林,没有在去观看任何一柄剑,突然,群剑颤抖,大地震颤,四周光彩夺目。前面应该有神剑出世,自己要去试着能否拿下它,随后一步踏出,急速前行。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