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噬心剑魂,枯坐禅修(上)(1 / 1)

一世寒柳 桃花洛神 1062 字 4个月前

这神剑岛剑窟的阴寒之气很可能是这里的特殊环境和家族辅以特殊阵列吸收凝聚到三千剑魂的本体之中,这三千剑魂在阴寒之气几千上万年滋润之下,自己体内的剑魂已经产生了灵性,逃逸出剑体。

逃逸出来的剑魂利用了这里的环境,剑行物其制造的假象,自己体内的是阴寒之气。而自己脑海中经历的一切应该是剑魂逃逸出来经过的地方,幻境中的群剑与光束是这个剑魂的一部分记忆。

剑魂的记忆里这座剑窟有十二条明亮通道,每条通道有一簇子母剑以及九百九十九柄独剑,而中央的那团光芒可能是阴寒之气千万年凝结的特殊物质,那里应该是剑窟内的祭祀场所,剩下的剑魂很大可能存在于那团光团中。

这个剑魂可能已经遗忘了自己逃逸出来的地方,从影响我的感知,制造幻境,这个剑魂的灵性很高,所以更大的可能是剑魂故意略过了三千剑魂以及剑魂本体所在地。

想通了这些,宇文清河打了一个寒颤,不由加快内力的周天循环,加快身体的恢复速度。开始吸收外界的阴寒之气,阴寒之气在一个个周天循环中形成了大量的内力,加快了宇文清河的修炼速度。

经过几个周天的循环,宇文清河感觉到身体的疼痛感已经开始消失,自己可以做一些幅度不大的动作,看着脚下的地砖,砖面没有潮湿的痕迹,光华如新,这里应该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来的,进来的族人应该是经过挑选出来的精英。

宇文清河停止了内力循环,站了起来,看向自己跳下来的通道,地门已经关上了,想要出去只有找到另外的出口或者等时间到了父亲打开地门。剑魂制造的幻境让自己对食物的消耗达到了极低,自己现在没有感受到饥饿,时间很可能没有过去几天。

要等到父亲打开地门,必须后面的剑窟内找到食物和水,现在只有顺着体内剑魂的记忆走到剑簇。

宇文清河慢慢向着剑窟深处走去,剑窟不是一片黑暗,和幻觉中一样有着微弱的光亮。蹑步前进,没有多久就走到了一座巨大的宫殿,这座宫殿不同幻觉中那座,这里的墙壁上镶嵌有夜明珠,宫殿顶上巨大的六星连珠与地上的母子剑相互映衬,宫殿与通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宫殿亮如白昼,通达暗如极夜,宫殿内的光线没有传到直行的通道。

通道的墙壁上应该涂抹了吸收光线的特殊物质,让从外面进来的人迷失在通道内,每个人都可能进入不同的宫殿,宇文清河细细的看着宫殿入口的墙壁。

自己从进来的地方到宫殿的通道,光线没有明显的变化,宫殿内所有的光线都被入口的墙壁吸收掉了,而通道内的光亮很可能就是那团千年阴寒之气形成的东西射出来的,从剑窟中央直射到剑窟入口。

宇文清河重新认识到这神剑岛剑窟的神秘,看着宫殿内的夜明珠,照耀在漆黑的地砖之上,形成鲜明的对比,这座宫殿是修建在剑空岛湖泊之下,湖水是在宫殿之上。

宇文清河抚摸着宫殿墙上的夜明珠,缓缓的走向宫殿中央的母子剑簇,眼前的母子剑剑形一致,数量极其巨大,接近五千柄,母子剑分布范围遍布整个宫殿呈现六星连珠式分布。

宇文清河走到六星连珠的中心位置,仔仔细细的观察着母剑,乌黑的地面刻有眷记:‘绝天’,母剑复形重七七四十九,母子合行重一万八千。眷记旁边还有详细的注解,注解的字已经模糊,注解到:绝天剑母子合一可与阴刚、灭地、阳煞母子合一剑组成天罡地煞大阵,是我拢东拓跋族的护族大阵。

宇文清河依稀记得陇东拓跋族是关西大将军李芳心的家族,是父亲口中常说的大将军慕容晓晓部下陇西拓跋族李建心的死敌,而这李芳心是父亲年轻时候游历江湖的挚友,两人虽然不经常往来,但是每一年的书信来往都能堆满一箱子,这位的家族护族大阵怎么会在我宇文家的剑窟,难道我们两族有血缘关系。看着模糊的注解,宇文清河不由皱眉,这里没有更多的信息,还要继续进入剑窟内部。

宇文清河一路细致的观察出现的独剑,这些剑的形状千奇百怪,如幻境中的一样,仿佛自己还身处幻境。

慢行来到了这座宫殿的边缘,宫殿的边缘是一道巨大的木门,高约十丈,宽约三丈,门上一面拓跋,一面宇文。

宇文清河看着门上的大字明白过来,这个剑窟是自家和拓跋族共同发现的,拓跋族现在可能还有人来过这里。自己这一路上遇到的独剑只有七百七十八柄,看来剑窟里面的剑已经被取走了一部分,不知道那三千剑魂本体还剩多少,这么多年来还剩这么多剑,当初这个剑窟是有多么辉煌。

宇文清河加快步伐,轻轻的推在门上,那面刻有宇文两字的半扇门缓缓打开,门内是青中泛蓝,隐隐约约传来水声。

一步跨入门内,看到头顶是一片巨大的水体翡翠,水体是哪剑空岛湖泊,水体内有一些巨大的鱼类在遨游,缓缓的掠过那层薄薄的翡翠,这座大殿修建在湖底之下,宇文清河被震撼了,这么大的手笔,这是何等的巧夺天工。

大殿里没有外部的宫殿奢华,有得只是一种厚重的历史气息,大殿中间竖立着一块巨大的石碑,石碑旁边蒲团之上坐着几个人,几个垂暮笔挺的老人,宇文清河看到这几个老人,不由一跪。

大声到:“宇文清河见过老祖宗”说完便像那几人行大礼。

最中间传来一声,“上来吧,你母亲已经给我们传过话了。”

“是,老祖宗”宇文清河缓缓起身走向石碑,足足走了几百步,宇文清河才走到石碑下,看着那高达百丈的石碑,心里说不出的震撼。

“这里是静天福地,也是我们宇文家的剑窟,原本你现在是还没有资格来到这里,知道我们几人的存在,因为你体内的剑魂,我们几个黄土都埋到脖子的人依然让你到了这里,只为解你的疑惑”中间一人到。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