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噬心剑魂,枯坐禅修(下)(1 / 2)

一世寒柳 桃花洛神 1084 字 4个月前

接触的一瞬间,铁甲战马与重甲步兵重盾相撞,长戟与铁甲擦出阵阵火花,长戈斩断马腿,重甲骑兵的铁锤砸到重盾,马翻盾裂人亡,战马重重的砸在重盾之上,重甲步卒被掀翻在地,后部的重甲铁骑践踏过去,重甲步卒盾兵阵列被重骑军凿开一个缺口,疯涌的重骑军冲进战阵,被凿开缺口的重盾兵如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被重达百十斤的铁锤狼牙棒砸向甲胄,内脏具裂,骨骼尽碎,取出长剑的重盾兵在重骑军的面前不堪一击,重盾兵正在被快速收割干净,扩大的缺口内轻骑军夹在重骑军之间,轻骑军迅速的穿越战场,寻找手持长戈和轻盾的重甲步卒,很快配合重骑军凿穿了整个重甲步卒。

收割掉重甲步卒的轻骑军,迅速收拢并前出,游荡于战阵的两翼,以幽灵般的速度夺去敌人士兵的生命。

在冲溃重甲步卒的同时,重骑军的战旗竖立在战场之上,鬼甲战旗飘扬,随后那几千重骑军收军整队,分散人员后向战场中央发起冲击。失去了重甲步卒的战阵,在重骑军冲击之下迅速溃散,游荡于步卒两翼的轻骑军凛冽的收割溃散的步卒骑军的性命,溃退如水泄一般,几十里内全是败军,败军后军践踏前军,全力奔腾的骑军快速收割败军的人头。

在战场的另一面,只见那群习武之人大杀四方,双方的高手相互激战对杀。冲溃重甲步卒的重骑军出现在这块战场,与此同时重骑军中混杂有一部分头覆褐色胄,身披褐色丝甲,戴纯白面甲,战马披白甲的骑军,这部分骑军不同于鬼甲重骑,其在中央战场四周游荡,在己方高手与敌方高手对战的关键时刻,或在重骑军付出几人为代价,冲乱敌方高手出手的间隙,迅速出手取其性命,在重骑军和那幽灵骑军的协助之下这片战场迅速平静下来。

最后的战斗也接近尾声,只见那持戟之人被一剑斩落一手,身中数剑,甲胄残损不堪,从天空跌落在地上,那持剑之人缓缓停在战场之上,像那持戟之人道:慕容金,今日你败于我手,我宇文天行不会灭你家族,你放心的去吧。

画面到此嘎然而止,宇文清河说不出的震撼,回忆那辉煌的场面,悍不畏死的重骑军,隐于战阵的幽灵骑军,激战于天空的剑仙老祖宗宇文天行与那黑虎慕容金,不由默默的看向了魂碑上的字句,‘天行不常,魂归里兮’。

“这便是逐鹿天下要承受的后果,从唐虞政权我宇文家入主静天福地开始,我们便一直影响着天下的局势,几千年来王朝如过眼云烟,这些帝皇家族出了无数的能人大士,收拢吸附众多能人异士,最后不都灰飞烟灭”那抚摸魂碑的老祖宗道。

他转头看向宇文清河,指了指蒲团,示意他坐下,宇文清河走向蒲团走了下来,抬头看向那魂碑。

耳边传来老人的声音:“天下局势分分合合,合久比分分久必合这是天道,不是‘天行无常’,而是天行有常,我们宇文家从剑圣宇文霸天老祖宗之后,就认识到了这一点,从来没有试图利用自己的家族势力去干预,投机争夺天下,更不可能去帮助任何人逐鹿天下,我们宇文家的祖训‘安心,安命,安天下’,这便是我们宇文家族人的行事规矩,祖训是一道不可逾越的红线”

“五百年前宇文氏李家,违背了这条祖训,因为其脱离了家族,自认与我们宇文家同根但不同族,所以家族没有惩罚这只宇文氏李家,可是在建立了大唐王朝三百年左右的时间,其皇族宇文氏李家就差不多被屠虐一空,皇族李姓仅剩两万多人。最后,当时才十六岁的宇文氏李家族长带着除了末代皇帝之外全部的族人来到了这玄机城求生,家族众人认同其是宇文家族人,不忍宇文氏人继续惨遭屠杀,便重新接纳了这一氏族,这便是我们宇文家不参与逐鹿天下的原因”

“老祖宗,清河明白了”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在我们宇文家上一次逐鹿天下是在一千一百年前,当时族内的最强者是剑圣宇文霸天,在屠虐了拓跋族后,开始掣肘族长处理族务,几年的时间,族长的权利便被架空。掌握了家族生杀大权的宇文霸天,逐渐让家族渗透到各个诸侯国和周天子的朝堂,间接主导了战国后期的政策制定,最后力主大秦帝皇嬴政登上帝位,在这场群雄逐鹿的大戏中,我们宇文家一直都是扮演主导者。大秦建立后,嬴政惧怕于宇文氏的力量,为了打击抵消世家,六国旧贵族对朝政的影响,在政治上采取并行郡县,统一度量衡,大开水渠加强国家对地方政权的控制。军事上以抵抗匈奴为名,派遣三十万以赢氏子弟为中坚力量的长城守卫军,在我们玄机城三百里处部署,并且以扶苏顶撞自己为由,将其安排到长城守卫军行监军之职,便是为了让扶苏监控遏制我们宇文家,这三十万长城守卫军就是悬在我们宇文家头上的一把利剑。后依将依附于我们宇文家的赵佗排挤到今天的岭南地区,终身不得回朝”

“今天的江南王家就是丢掉天下的赢氏,一千一百年来这个家族没有再干预过天下局势,两个家族就像同时明白了天道:‘隐于大势,现于小世’”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