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稚女练剑,天发杀机(上)(1 / 1)

一世寒柳 桃花洛神 1020 字 4个月前

清晨的太安城王宫,被西北的沙暴席卷变色,城墙之上覆盖一层厚厚的黄沙,红灯笼照耀之下显得金光闪闪,艳阳初升,娇羞的阳光照射在飞舞的黄沙之间,形成一条条色彩各异的光线,七彩的艳阳照射在王宫,让王宫金碧辉煌,宛如那天上的宫阙跌落凡间,那无数的砖瓦仿佛镶了宝石闪闪发光,让这座人间仙阙更加迷人。

窈窕的宫女在宫门处倾洒琼脂玉液,十丈之外一群乞丐在争夺品尝这人间极品最好的位置,不多时玉液流到了那群乞丐的面前,突然一个后面的乞丐飞扑了过来,倾倒的身体贱起了水花,只见那群宫女大骂到,这群卑贱之人,恶心死本姑娘我了,转过身向旁边一名侍卫抛出眉眼,那名侍卫轻蔑的眨了一眼,随即转身走向那个乞丐,走到乞丐面前,用手中的长戟,劈在了他的身上,乞丐一阵痛苦哀嚎,这乞丐忍着剧痛没有挣扎反抗,用低垂浓密的睫毛掩盖看向宫女的眼神,一旁的乞丐高声欢呼,军爷打得好,打死这该死的贱骨头,让他不知道轻重,不懂规矩,惹怒这几位仙子,那几个宫女不顾淑女之像亦在哈哈大笑,笑声传遍大街,街道上行人无数,纷纷围了过来,只听有人道这该死的乞丐竟然用它肮脏的身体去吃这群仙子的酒水,就它那个样也不嫌丢人,又见旁边一人道,无祖无母之人,真是丢人都找不到祖宗了,散了吧,散了吧。

那名侍卫看了一会儿那乞丐,停下手中的长戟,一脚踹在乞丐的头上,顿时血肉模糊,乞丐没有去擦拭头上的伤口,而是用手抓那混着琼脂玉液的泥土塞入自己的嘴中,也不咀嚼,直接狠狠的咽下,一旁的侍卫顿时目瞪口呆,不可思议的看向那乞丐,没有继续虐待他。

只听那群宫女传来,卑贱之人就是卑贱之人,贱到骨头里面了,吃土也没有一个吃土的样,你这辈子都只能在这太安王宫吃土,问屁,说完放声大笑,几个宫女笑得花枝招展,丑态毕露。那群没有抢到琼脂玉液的乞丐,向那乞丐吐起了唾沫,便吐便骂到,活该,真是天生的贱命,就该被这位军爷活活打死,旁边的行人向那群乞丐说到:狗咬狗一嘴毛,你们也和它一样,都是一条贱命,早点去死最好不过了。围观的行人一阵大笑。

那乞丐在围观的行人说话的时候,缓缓的爬出了王宫的范围,不多时爬到了不远处的一条水渠,周围的人见没有热闹可看,纷纷摇头骂到晦气,怎么遇到这类贱民,还是早点回家收拾收拾洗个澡,洗掉身上的晦气,说着骂着便离开了。

那群乞丐在围观的行人走后,向那群宫女行大礼,祈求道,仙子姐姐,行行好,施舍我们一点吃的吧。只见那群宫女笑道,天天都一样,今天换一个花样,你们这群狗东西今天趴在地上一人学狗叫三十声,本仙子就施舍你们这群牲口一点吃的。

那群乞丐马上做出狗行状,趴在地上,‘汪汪汪’一连叫了好几百十声,旁边那侍卫大声叫到,那只乞丐学学狗走路,大爷我今天有赏。侍卫话音刚落,一群乞丐都纷纷在地上学狗一样爬行,一边爬一边‘汪汪汪’,还不忘夹杂大爷赏给我,军爷给我。

那侍卫听罢,笑得长戟都快拿不住,只见他定了定神,走了过来,向其余那几位同僚说到,你们也过来赏一赏他们这群狗,不然以后都没有乐子了,那几名侍卫围了过来,这几个侍卫向着那几名乞丐吐出了几口浓痰,那群乞丐笑着道谢爷赏便爬过身,爬向街道,后面传来,这是赏你们的,以后你们都带上我们的记号,你们都是大爷我们的狗了,记得明天早晨到王宫来让大爷们笑一笑,随后便又是一阵大笑,笑声直传到水渠旁。

那群乞丐,爬到了水渠旁,站了起来,冲着那食泥土的乞丐手脚并用就是一顿乱打,边打边吐痰到,你这个贱人,天杀的死人,害的我们这样丢脸,我们祖宗的脸都让你给我们丢尽了,那乞丐被打的头破血流,脸上血肉模糊,眼珠子也爆出血浆,他不顾疼痛与殴打,爬向水渠,掉进了水渠,那乞丐在水中抬起头来,看向了打他的乞丐和那座辉煌的宫阙,随后便被水流缓缓带向了远方。

“轩文,那边怎么回事?”一清秀青年向身边的侍从询问到。

“少爷,是一群乞丐被王宫的侍卫殴打,路人在哪叫好呢,那乞丐也不挣扎,任由那侍卫殴打,也是奇了怪也”

“还有这回事?你去看一看,事后你把那乞丐带来我瞅瞅”

“是,少爷”

夕阳西下,红日散落大地,在一处老旧的医馆,一名文弱青年搀扶着一个衣衫褴褛的男子走了进去,那文弱书生向那大夫说道:“大夫,快,救他一下,快不行了”,你们先进内屋,说着便跟着搀扶男子。

“少爷,那男子我把他从渠里救了上来,而且把他送到了医馆,你还要去看一看他吗”文弱青年向那清秀男子到。

“不用了,你把药费给他付了,回头找阿福,就把他扔哪儿吧,算了你现在就回府取钱”那清秀男子犹豫不决到。

“是,少爷”

王宫背后,一名剽悍少女迎着金红的夕阳练剑,她步履平稳而优雅,气息绵长而厚重,手中的剑如斩断了光线,令练剑少女周围一片黯淡,极快的剑在飞舞,一旁服侍的宫女小心翼翼的到:“大小姐,慕容老爷说,你今天只能练一个时辰,你已经”

“闭嘴,我的事你也管的着?”

那宫女迅速跪下行礼道:“奴婢不敢,大小姐放过我吧”

“哼,闭嘴,回去你敢给我爹说,我让你尝试五毒之苦,你先起来吧”

“奴婢不敢,谢大小姐”那宫女站了起来,腿在缓缓打颤,脸色一片惨白。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