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穹宗(1 / 1)

五年后,天下第一宗,天穹宗。群山环抱之处有一个缺口,便是天穹宗宗门所在。只见两根冲天门柱高约十丈有余,宽约一丈。一根雕刻着金龙,一根雕刻着金凤,呈现出栩栩如生之势,张牙舞爪,似要从门柱中挣脱开来,似真有金龙与金凤之气息传出。门柱旁也有八名身穿白袍,胸口戴有一个穹字徽章的天穹宗弟子把守,虽是守门弟子,一身白袍加上不凡的气质,竟显得几分英俊。

两根门柱正中似以剑锋雕刻的三个大字“天穹宗”让人一看便知不凡,此间散发的剑意弥漫开来,明知不是针对自己却有种如剑在喉之感。进入天穹后,一段悠长的小道呈现,两侧都是悬崖峭壁。路竟由金刚石铺垫而成,金刚石乃世间绝大部份人难求的锻物之宝,锻物之时加入少许便有事半功倍之效,可这居然用来铺路,足以彰显天下第一宗之不凡。

金刚石路长十里,行径在路上人的心灵如被净化一般,只有朝拜之心不敢有窥觊之心,但凡内心有歹心者,都无法自如走完这条路,路旁峭壁之上还似乎有人影闪动。虽无人敢窥觊,但防卫却相当严格。过完十里洗心之路后,映入眼帘的乃是一个十分宽大的平台,质地十分的坚硬,不知是何材质,恐比金刚石也不逞多让。平台之后乃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大殿顶端云雾缭绕,似顶天一般。在大殿正门之上挂着一个牌匾“天庭”二字简约而中正,但天庭二字本身却彰显了不俗。传闻在远古时期,天庭之主坠入魔道,肆虐于天下,天下群雄怒在心头奈何实力悬殊敢怒不敢言,在天下水深火热之中当今天穹宗的老祖宗站了出来,带领群雄推翻了天庭之主的暴政,取而代之。天穹宗的老祖宗便将天庭之宫殿移至天穹宗之中,以此告诫后人引以为戒。

在大殿左侧就是十八座山峰,山中屋舍成群,乃宗门弟子居住之所。前十座山峰屋舍占据了每一个角落,似已经住满了人,但后面几座山峰屋舍却越来越少,至最后三座屋舍却只有寥寥几所。能在后三峰居住之人,不是对宗门有巨大贡献就是天才中的天才才有资格居住在此,所选还十分严格,所以前十座山峰以人满为患,后几座山峰却越来越少。这也是天穹宗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只要努力,就能享受人上人的条件,以此激励后人。

在大殿右侧是供弟子修行之所。有锻物房、练武场、炼丹房、藏经阁等,凡平日修炼所需,此处应有尽有。时不时传来弟子的惨叫之声、锻打之声、炸炉之声...

大殿的后方只有五座山峰,前三座是长老、护法、太上长老居住之所,后一座乃宗主之所。最后一座山峰却万籁俱静,看向此山烟雾缭绕,竟有扭曲之感,让人根本无法看清山峰中。此山据说乃是天穹宗老祖闭关之处,但山中有何人,有几人,恐怕连天穹宗主罗苍也无法说清,毕竟老祖之踪无人敢揣测,除了宗门遇到什么堪比灭门之大事,山中才会有人出现。天穹宗本就是天下第一宗,谁敢挑衅于天穹宗。所以就算天穹宗之人,所见过老祖之人也不多,平日里也无人打扰老祖清修。

在宗主居住之所中,“少爷,这是宗主养的奇珍鸡呀,不能吃呀。”“少爷,这是宗主养的七彩锦鲤,不能吃呀。”“少爷,这是宗主用大神通压缩的异山,不能爬呀。”“少爷...”“少爷...”只见一个五岁的小男孩在几名丫鬟的追逐下在这天下第一宗宗主之所肆虐着。这男孩略微微胖的身材,一袭白袍此时也以快成灰袍,衣袍上全是污垢,腰间挂着一个小葫芦,小葫芦竟有混沌之气散出,一看便知不是凡品。小男孩脸上灰扑扑的,小嘴嘟着道:“怎么什么都不能玩呀,我要找爹爹去,我要下山去找哥哥姐姐们玩。”

“爹爹,我想下山去玩。”在宗主之所厢房中小男孩对着上首坐着的中年男子道。此时小男孩已在丫鬟的照料下换了一身崭新的白袍,身上也已清洗干净,大大的眼睛,圆嘟嘟的小脸上充满了委屈。“照儿呀,你也已五岁,过来,爹爹教你修行,你不是一直想像爹爹一样吗?”上首男人道。上首男人赫然就是当今天穹宗宗主罗苍,小男孩就是五岁的罗照。“真的吗?爹爹。”罗照小脸一脸兴奋的跑向罗苍怀中,罗苍把小罗照抱入怀中:“修行之前爹爹先给你讲讲天穹界。”

“天穹界,就是我们所生活的世界。整个大陆围绕我们天穹宗而建,在远古时期我们宗门叫苍穹宗,当时掌管天穹界的是天庭,后来被我们老祖宗所湮灭后以天穹为名改为天穹宗。天穹宗之外乃四大主城,四大主城也是当今庞大的势力,四大主城依附于我们天穹宗,四大主城也有很多大教宗门的依附者,这些大教宗门之下还有更多的小门小派依附在他们身上,所以我们整个世界是阶梯的形式。在我们大陆最南方就是大海,大海上为尊的门派就是你母亲的镇龙宗,现任宗主是你的舅舅,杨玄。他与我一样刚踏入伪仙境。”“爹爹,伪仙境是什么?”罗照打断道。罗苍摸摸罗照的头道:“这就是修士的境界,当一个人打通全身经脉之后,有幸获得修炼心法便可踏上修行之路,刚踏入修行境界是黄者境,接着是黄师境、玄士境、玄将境、地王境、地皇境、天元境、天圣境。突破天圣境之后便可打破凡人之躯进入伪仙境,在伪仙境之上还有真仙境,在每个境界也有初期、中期、圆满期,平常人圆满期就能突破至下一成境界,只有少数天才会追求每个境界的第四层大圆满期在去突破到下一层,但其中之难不仅仅靠天赋、毅力还得靠运气。但大圆满期之人就可跨级挑战下一境界之人,所以一直以来作为衡量天才的标准。在弟子居住之峰第十六座山峰上有一名天才少年,现正处于地王境大圆满之境,因其前几个境界全是以大圆满在跨入下一个境界,所以他现在应能与刚跨入天元之境的普通强者有一战之力。其中四大城主皆是天圣境强者,其余的大教宗门之主多半都在天元境,有些则在地皇境。天下修士大多都停留在玄士境及玄将境。”“在我们天穹界之外还有一个天魔界,与天穹界不同的是天魔界之人尊奉强者生存,所以天魔界多为心狠手辣之辈,在天魔界中每个时代都有一个魔王,实力强大无比,因岁月流逝天魔界内资源贫瘠,所以屡屡发动战争,欲抢占我天穹界。为此从古至今爆发了很多次大战,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们宗门参加过大战的老祖告诉我,每次一回想到大战,他都会颤栗,战争很可怕,无数的生离死别呀。”罗苍叹了口气道。

“你干嘛跟照儿说这些呀。”杨清聍走进来略微抱怨的说道。“娘亲。”罗照从罗苍怀中跳下直奔杨清聍而去,杨清聍抱住罗照坐了下来。“他迟早要知道这些事,作为我的儿子,更应该早点去接受,去面对。”杨清聍看着自己丈夫一脸的坚毅无奈道:“近日天穹界与天魔界的通道似乎有点松动了。”“天魔界之人平静过后开始按捺不住了。”罗苍身上一股杀意瞬间涌动。

“爹爹,娘亲。等照儿努力修行来保护你们!”罗照天真无邪的脸上多了一分肯定。罗苍杀意顿时消失无影无踪欣慰的看着罗照。杨清聍摸了摸罗照的头宠溺道:“好,我们等着照儿变强大来保护爹娘。”

“爹,快教我修行吧。”罗照期待道。“好,今日天色以晚,明日早晨爹爹教你修行,你先回房吧。”“好,那爹爹你记住明日教我。”说完罗照便一蹦一跳跑回自己房中。

罗照一走,罗苍身上又充满了杀气与凝重,能让这位天穹宗之主如此凝重之事,可想而知何等可怕。“你不应该这么早就告诉照儿的。”杨清聍叹气道。“我本想等他六岁在教他修炼,可是他是我儿子,在以后的日子,靠谁都不如靠他自己,他应该要有一定的自保能力。”罗苍坚持道。

“明日我要召开天穹会议了,竟然天魔界已经蠢蠢欲动,我们也应该有所作为。”说完双手一张,顿时身前出现了一阵虚无,之后罗苍往虚无中说道:“今吾发现天穹界与天魔界屏障似有松动,特召集诸位明日前来商议对敌之策。”说毕手一挥虚无恢复了正常,但此时至大教宗门以上的宗门、教主、城主脑海中都响起了罗苍的声音。当听完内容之后的诸人,凝重之色也呈现在了脸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