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先天六脉(1 / 1)

次日,太阳刚从东方升起,紫气东来,罗照便到罗苍房前敲门道:“爹,起来了,该叫我修行了。”嘎吱,木门自行打开了,只见罗照盘膝在房中:“进来吧,今日难得不用人去叫你起床了。”罗照步入房中,疑惑的问:“父亲,你一夜未眠吗?”“达到玄士境以上的修行者都可以用打坐来代替睡眠,吞吐天地元气便可不用吃饭,也就是所谓的辟谷,来吧,在我面前像我一样盘膝坐下。”罗照便照着罗苍的模样,双环抱在肚脐上三寸的位置,盘膝坐下,两只大眼睛看着罗苍,等待下一步动作。“然后内视自己的身体之中,因自身真气循环周身,冲破生、老、病、死,四条屏障经脉,便可踏入修行之路,你尝试一下。”罗照闭眼凝神按照父亲的话在体内感受着自身真气。突然之间,罗照感受到有一团暖暖的气息在肚脐上三寸位置盘踞着,罗照尝试着与之沟通,竟建立了一定的联系,在引导之下这团气息缓缓朝右臂移去,当在右臂三分之一处,似乎感受到了一丝阻碍,但也只是顿了一下就朝头部移去。在头部晴明穴的位置也顿了一下很快就破了过去,紧接着左臂、左腿、右腿。当冲破右腿屏障后这团暖流回归了肚脐上停留下来。

“爹爹不是说四处经脉吗?我怎么感觉我冲破了五处经脉了。”罗照不明所以的心想到。就当罗照想睁开眼询问父亲的一瞬间,在肚脐上方的暖流突然之间动了起来。朝着心脏的位置飞快移了过去。骤然间,一股刺心之痛传遍罗照全身。罗照的心脏就像是一面肉做的盾牌,暖流就仿佛一把锋利的尖刀,尖刀非要破开盾牌的防御,盾牌拼死挡住尖刀。刺心之痛,顿时罗照冷汗瞬间遍布了全身,后背已被完全浸湿。身前的罗苍看着自己孩子的模样,大感不妙,神识瞬间探出,检查着罗照身体。越看罗苍惊喜之色越浓。“一般之人身体先天真气顶多只有蚂蚁大小,就算难得一见的天才也只有指甲盖大小,当年我先天真气有一个枣子之大都被老祖宗称为万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如今我的儿子却有少年拳头般大小,这是何等惊艳,天佑我天穹宗后继有人了。怪不得这小子几个呼吸间便冲破了四大经脉,寻常人几月甚至终其一生也无法跨过的难关他呼吸间就跨越过去,不愧我罗苍之子。”罗苍激动的往罗照头上看去。“果然,这小子跟我一样,先天明字脉。”如有外人在此,就可看见罗苍脸上挂满的骄傲,有这么一个儿子的骄傲,如此天赋,在加上天穹宗的资源,罗照想不强都难。“不对,为何照儿冲破五脉还不清醒,还在剧痛。”罗苍脸色怪异的朝罗照心脏看去。“这是?悟字脉?原来只存于传说的悟字脉真的存在,先人诚不欺我呀,哈哈哈。”罗苍的大笑之声传遍了整座山峰。当罗苍兴奋之后回过神来不免开始担心起来,记载上都没出现过悟字脉,不知是福是祸,也不知会有怎样的变化,也不知照儿能否抵挡住悟字脉带来的冲击。

罗苍把神识全开,目不转睛的盯着罗照的心脏附近,生怕出现一点意外。时间一分一秒开始过去,转瞬太阳也已落山,罗苍也因如此高强度的使用神识,也早已满身大汗。“宗主,天穹会议诸位已全到会议厅等候您多时了,特来请宗主去主持大局。”门外天穹宗大长老王易道说道。“请大长老进来说话。”罗苍回道。大长老王易道虽疑惑,但也进入房中,刚踏入,罗苍便散发出神识笼罩着整个房间,神识形成了奇怪的纹路,封闭了与外界的一切。“这是封神结界。”王易道看着眼前一幕便知道有大事发生,宗主之所本来就已经有宝物笼罩,闭六识,外人想查看也不易,现在竟散开封神结界,就算是伪仙境之人想查看也做不到了,脸色凝重问道:“不知宗主有何事发生?”“大长老,祖宗保佑我天穹宗呀,照儿先天真气竟有少年拳头般大小,现已冲破生老病死和明字脉。”听完王易道脸色大喜正准备道喜之时罗苍又道:“现在正冲击传说中的悟字脉。”“什么?悟字脉?就是传说中根本不存在的悟字脉?”大长老此时面色震惊的呆在原地,醒悟过来瞬间神识也探进罗照心脏位置道:“果然,果然,传说中的悟字脉,天佑我天穹宗,祖宗保佑呀。”

“现在我必须时刻照看着照儿,请大长老去让弟子安排会议厅诸人在天穹宗住下后去后山请老祖前来,希望老祖能知道一些东西。”说毕便收回封神结界神识又落在罗照身上,不敢分心。大长老知道事关重大,立马传音给二长老安顿会议厅众人,自身则往后山而去。

在后山山下,只见大长老双膝跪地以五体投地之礼喊道:“天穹宗大长老王易道求见各位老祖宗。”喊毕山中只传来阵阵回音却无回应。大长老一边跪拜着一边喊着。直至第九遍之时,山中传来沧桑之声“拜见何事?”大长老大喜过望将刚才所看见的一切述说了一遍,当说到悟字脉之时,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突然出现在大长老面前,无人能看清他是如何出现的,只觉眼前一阵模糊。“此事当真?”老人震惊问道。大长老也被突然出现的身影吓了一跳,至从他修行有成以来,在也无人能如此悄无声息出现在自己身边。当看清来人之后大长老更虔诚的跪拜道:“弟子王易道参见老祖。此事千真万确,现宗主无法抽身,特让我来请各位老祖前去商讨。”“事不宜迟,走。”说完老人便飘身而去。

在宗主之所房中,此时杨清聍也陪伴在丈夫身边,看着房中父子二人,眼中关切之色一览无余。就在此刻,两道身影推门而入,为首一人就是后山老人,大长老紧随其后。罗苍夫妻二人看清老人后跪拜道:“弟子拜见老祖。”“无需多礼,情况如何了?”老人问道。此时罗照面色惨白,身体时不时抽搐着,似乎在忍受什么巨大的疼痛。“回老祖,照儿从早晨便一直盘坐到现在,承受着不是他这般年纪所能承受之苦,我只能以真气护住他体内经脉以减轻痛楚。”罗苍回道。听完老人接手了罗苍位置,探查进罗照体内。此时,罗照心脏位置暖流已快冲破心脏的屏障,但是最后一点却始终冲击不破,一直处在僵持之势。要不是罗苍一直以真气护住罗照的全身,恐怕此时罗照早已七窍流血而亡,毕竟他才五岁。老人赶忙护住罗照全身后传声道:“引动暖流回归丹田,就肚脐上三寸之处修养片刻,稍修养片刻在一鼓作气的冲击。”此时罗照脑海中出现老人说的话,然后也照老人的话引暖流回归丹田,就是暖流回归的同时,心脏的屏障也缓慢修复着,看着这一幕罗照不免大急。

当屏障修复至一半之时。“引动暖流以最大的冲击力直击心脉。”此时老人声音又在罗照脑海中响起。罗照引动着暖流瞬间以全力朝屏障冲击而去。此时细微“嘭”的一声,虽然细微,但房中诸位都是当世巅峰强者,都听见了,都朝着罗照看去。罗照此时一口血吐了出来,身体倒了下去。“照儿”几人同时叫道。杨清聍快步上前抱住了即将倒地的罗照,眼泪如雨般落下。“他没事,悟字脉冲破了,只是太过虚弱,修养几日便好。”老人说道。“多谢老祖。”杨苍跟大长老跪拜道。

“切记,今日之事不可对外人提起,不然总有歹心之人,待此子恢复之后送来后山,我带他修行。”老人说毕就朝门外走去。“多谢老祖亲自教导,待照儿清醒之后我将之带至老祖处。”跪拜着一直等待老人身影已消失罗苍站起身来扶起妻子。大长老也拱手走出了房间。

待大长老走后,罗苍抱住了妻子与儿子。“先天六脉,先天六脉,照儿竟是先天六脉,老祖也要亲自教导于他,将来万古巅峰之辈必有我儿之名。”罗苍欣慰的大笑道。罗清聍看着眼前的丈夫在看着怀中的罗照,欣慰之下也生起一缕担心,做为母亲她只希望自己的孩子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就好,可是先天六脉注定了罗照的不凡,也注定了他的一生也不会平淡,杨清聍想到这不免又开始担心起来。

罗苍看出了妻子眉目中的担心一脸坚毅的道:“放心吧,有我呢,你跟照儿,是我拼了命也要保护的人!”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