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 精雕细琢的空壳(1 / 2)

十一月四日,下午五

“怎么……啧!好痛”

史提尔醒来时只觉得脑袋正一阵阵的在发蒙,周围的空气十分潮湿令他的皮肤都随之感受到了过敏般的难受,记忆的碎片如同被掩盖上了一层迷雾般显得模糊不清,他只隐约记得他被谁从背后打昏……在离开京都的瞬间

“醒了吗,英国清教的家伙”

就像是踏着高跷般“咚咚”作响的脚步声响起,史提尔感觉自己的下巴被什么硬物给强迫性的抬了起来,他用尚且还有些疲倦的双目看去、而后瞬间便已经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雅妮丝桑提斯……呵,罗马正教的家伙果然不可信任啊”

“别露出那副早就知道的模样,袭击你的不是我们,只不过是在这里收押你而已”

雅妮丝将莲花杖从史提尔的下巴处挪开,失去了停靠物的脑袋晃悠了几下后便重新沉沉的低了下去

“一开始就是骗局吗……”

史提尔用如同野兽般沉闷的语调开口问道

“我们没有必要回答你这个问题,你只需知道现在的情况没有你插手的余地就是了”

雅妮丝回过头来冷笑一声后便伴随着清脆的迈步声逐渐远去,拜其所赐从而恢复了理智的史提尔趁此机会朝着四周打量了数眼,看情况这里应该是下水管道之类的地方,而且还被放置了特有的术式从而来干涉其他魔法的使用,特别准备的监狱吗……呵,还真是有意思

“不过一群只知道战斗的白痴……英国清教的魔术师必要的入门课程可就是如何脱逃和获取情报”

史提尔腹部稍一用力便已在身体内部产生了干呕般的冲突感,从喉咙一路被排出到口腔的是一把纯银的钥匙,史提尔用舌头压住后便“呸”的一声将其吐到了左手上,这种被人绑架的事早就已经是儿科了,他早有准备

“不过……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将双手的束缚解开后史提尔便低头看向了钳住其双脚并死死镶嵌在了管道里头的铁钳,如果不是这定格住了他的双脚恐怕他此刻便已经瘫倒在浅浅的水潭里了,啧,不知道是被做了什么手脚,浑身都使不出太多的力气

“但只要有手能动就够了……”

颤抖的十指再怎么不济也能手写出基本的符文,英国清教在日本驻有特殊的联系所,只要能送出符文的话根本不需要他特意逃跑,他只担心一件事

这是不是陷阱

“嗯……破解成功,这样的话英国清教的联络方式也已经掌握了”

织毫不在意的看着在自己手指尖上焚烧成灰烬的符文,那脸上的表情与其是喜悦倒不如成是淡漠、比起冷漠而言显得更具备人情味但同时也更加拥有高位者威严的模样

“吾主,何必要这么麻烦,只要将任务交予我们的话……”

“不用,连一痕迹都没有的工作自然是要从内到外的,让对面的自己人来帮忙岂不是件特别容易的好事吗”

打断了从身后仓促传来的声音,绝代的人偶师轻扯丝线如同在等待鱼儿上钩的钓者,人、越多越好,薄弱的山寨她也许攻不下来,但坚固的要塞在其面前却轻而易举,她是对军特化的类型,二人成灾、三人既死,一对一也许无法体现出她的特色,但一对二、一对三她却能够将其玩弄的易如反掌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