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下墓3(1 / 2)

看着李老就要离去,君凌天及时的叫住了他,借着手电的光,君凌天用竹枝在地上将凶墓的大概轮廓画了出来。

指着凶墓的轮廓,君凌天对李老分析道:

“李老,这下面就是凶墓你是知道的,所以这三个盗洞和别的盗洞会有所不同。别的盗洞都是选择去主墓的最近路线动铲,而这三个盗洞为了不惊动凶墓的主人,打法却是截然相反。这三个盗洞全都是朝着耳室,也就是陪葬坑去的,尽量的避开了主墓室。所以李老我们进去以后必须找个地方会合。”见自己所讲并没有人反对,君凌天继续道:

“所以我们下去后,不管谁先到,都得在这里。”君凌天指着地上的草图说道:“也就是墓室的甬道这里,等着大家会合后在一起行动。”抬头看了看众人,君凌天严肃道:

“这次行动非常危险,我跟大家第一次合作虽不是很熟,但既然一起行动,理应互相照顾,少了谁都不能独善其中。我也希望大家都尽量服从指挥,下去后不要乱走动,只有大家通力合作,才能在艰难的困局里找到生路。”君凌天之所以这样说,一来是这次行动确实危险,二来是他有必要提醒下大家,下去后不要乱来,别像那些盗墓贼,下墓看到了大量的陪葬品后,疯狂抢夺,破坏了大墓,也破坏了风水,更带来了麻烦。

交代好了一切,君凌天给大伙每人分了一张符纸。因为凶墓实在是凶名在外,为了以防盗洞内遇到鬼打墙以及别的脏东西,君凌天事先就准备好了符纸。

让李老再一次叮嘱了一下大伙下墓该注意的事项后,君凌天拴上事先准备好的绳子,拿着准备好的包裹事物,率先下了大墓。全然忘记了陈半山交代的由李老他们先下墓的告诫。而我们勇猛的大黑则破天荒的没有跟君凌天一起下墓,表示很乖巧的留在了地面。

才刚进盗洞没多久,君凌天就在心里叫苦不迭。另一世做杀手的时候他也曾听说过盗墓这一行当,当时只不过当故事听听,没有切身的体会,还以为挺刺激挺好玩。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亲自参与了才发现,一切都不过是自己想像的罢了,而实际感受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在如此压抑的空间里,君凌天不得不佩服这些打盗洞的,他们的身材是要有多好,多协调,才能在如此狭小的空间内行动自如,挥铲如风。

尽管心里不爽,但君凌天毕竟曾经是杀手,耐力和适应能力绝对是一等一的。经过短暂的快速爬行,他已经来到了三尸炽魂局的棺材旁。如她所料一样,盗洞巧妙的从三尸的棺材旁通过,然后一路斜直的向下打去。

匍匐着经过棺材的时候,君凌天好奇的看了一眼棺材。这一看不得了,他赫然发现棺材的侧板居然已经断裂了一半,另一半不知去向。而更让他震惊的是,借着断裂处往里看,棺材里居然是空的,尸体已不知所踪。

见到如此诡谲一幕,饶是君凌天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心也有点不淡定了。他实在没想到,此刻的三尸炽魂局内,棺材里的尸体居然已经不在了,而且看棺材板的样子,不像是正常的断裂,好像是有东西从里面冲出来,将侧板撞断的。这些可都充分说明了事情的不简单,绝不是什么好兆头。

仔细的斟酌一番后,君凌天将手伸进了棺材里,从里面抓出来一块寿布,用寿布将裂口遮挡,在轻轻的扒拉了一些土来掩盖好,然后继续往前爬。君凌天之所以要这样,是不想引起后面来人的恐慌,他可不想自己的队伍还未战,心已怯。

在经过一番吃力的爬行后,借着电筒的光,君凌天看到前方的泥土陡然变了色。小心翼翼的接近后,君凌天轻轻的捻起了一点红土在鼻尖闻了闻,发现泥土刺鼻而难闻。

君凌天知道,泥土之所以会这样呈暗红色,是因为土里有毒。因为在古代,古人葬墓以后,会在墓葬的第一层下石灰夯土防潮,然后再在一层封土里掺杂着各种毒药,以防盗墓和虫鼠,最后在用普通土覆盖,大墓才算完成。当然这种下血本的葬墓方式,必须是古代的达官显贵才可以承受,很显然沐家大墓是符合这一特征的。

“既然已经到了有毒的夯土层,那前面再过一层石灰土层,凶墓耳室就应该到了。”君凌天在心里琢磨道。

小心的穿过毒土层后没多久,一切果然如君凌天所料,只见前方的土已变成灰白色,而盗洞也被扩大了许多,在盗洞的尽头,一处青砖墓墙近在眼前。

墓墙上此刻已经被破开了一个洞,君凌天仔细的查看了一番,发现墓墙有夹层,而夹层里的机关已被破去。虽说耳室的机关会相对简单些,但看这洞口完全不是靠蛮力强行打开的样子,便知破洞口之人应该也是位高人,至少也是位懂行之人。

谨慎的观察一番后,君凌天从洞口进了凶墓,他现在不担心墓里的空气,因为前面的来人已经用泄阴管排过这里面的有毒气体,此刻墓室就空气环境来说,应该是安全的。退一万步讲,就算里面有有毒气体,君凌天也不怕。因为像防毒面具这种必需品,他怎么可能不带。

轻轻的嗅了嗅,发现除了有股古老的霉味外其他并没什么问题,君凌天解下了腰间的绳子。

轻轻的拉了三下绳子,这是之前就说好的暗号,拉三下表示安全,猛拉一下表示危险,这样上面的人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