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真人与蝼蚁(下)(1 / 2)

玄衍神术 一介白衣 1037 字 4天前

那嘲弄是那样的刺眼,石泰咬牙中,以剑意化形的巨剑便与那道灰色冷光正面撞上。

没有惊天动地的巨响,没有石破天惊的爆裂,更没有虚空碎裂的景况,不成比例的二者碰撞,却同样上演着不成比例的一幕。

只见灰色冷光似是蕴含着无上毁灭之道,凡与它碰触的一切有形无形的灵相与实相,皆悄无声息地化作了虚无。

石泰剑指上的两柄巨剑自然无法逃过,他脸色大变,心头蓦然跳动,如此恐怖的毁灭力,仅东都魔宫的《九幽万象绝狱》,黎家的《嗜阴邪煞功》等少数几部邪恶诡异与残忍嗜血的经决可以做到。

情急中,他急忙撤开巨剑,身形急转后退,躲开灰色冷光,便冷冷盯着妖异男子,对方身上仍然源源不断地有邪气冲天而起,那是他沾上一丝都会要命的存在。

妖异男子嘿嘿一笑:“很意外?这便是你小看我的代价!”

他语罢,再不给石泰反应的机会,大手连续挥舞,便有数十道冷光,以不同的方向角度,铺天盖地地袭向石泰。

石泰面无表情,其身周雨点这时便涌来挡,每一粒雨点在与灰色冷光碰触的瞬间,便无声息地消泯,只是在前仆后继的雨点悍不畏死的扑击下,灰色冷光渐渐淡去。

一时之间,那灰色冷光居然无法逼近石泰。

妖异男子用着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古怪笑道:“你以为如此便能抵抗?本大爷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玩耍,给我死去罢!”

语罢身形便闪动,再出现时已来到石泰上方,其手作了掌,而后毫不留力地拍下。

其身上冲天而起的邪气便涌动,随着他手掌击出,便化作一道巨大手印。

石泰瞳孔一缩,倘被其上毁灭性之力击个正着,恐怕性命难保,危急时刻,他使出了全身解数,将领悟了一丝的剑意以灵气显化,于身前形成一面冰镜。

冰镜方出,大手印便轰然压来,冰镜只维持一息便宣告破碎,许是妖异男子欲要石泰死得难看,大手印维持不散,便将石泰打落尘埃。

“嘭!”

此次却有惊天动地的巨响生发,只见以石泰落地点为中心,方圆百丈内古林尽皆化作了齑粉,彻底夷为平地。

整个深坑都弥漫在烟尘里,妖异男子畅快地大笑:“剑斋弟子,不过如此而已,他日见一个杀一个,看你们如何再狂妄!”

他的潜意识里,石泰受此重击,绝难活下来,是以心神便松了大半,将灵识远远探出,去寻青衣踪迹,他本来便是个睚眦必报的性子,青衣如此恶他,绝无可能放过。

“咳!”

然而,烟尘弥漫的深坑里,却传来一声虚弱的咳嗽。

“剑斋……弟子狂妄……咳…乃因……咳咳……”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