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回 一波未平一波起,事如局来人为棋(1 / 2)

上完药,雪雯打开房门,夜清寒听到声音即刻起身,苏落羽的状态,同样身为杀手的他又怎会不知,她寒毒发了,以她的功力断不会在春季发寒毒,定是有人用夜明砂强制把她压制在体内的寒毒诱发了出来,皇贵妃,她究竟为何要这般对待苏落羽?且不管这些原因,免除苏落羽寒毒之苦才是正道。

“皇叔,我去替落羽烧些热水让她泡个热水澡。”夜清寒起身,行礼离开。

“且慢。”夜幽澜从背后叫住夜清寒,“落羽丫头受了重伤,再泡热水澡伤口不仅会感染,她身子也吃不消。”

“她不会挨不住。”暗月宫人寒毒发作一向是泡热水澡,受了伤泡热水澡的也不少数,没有听说挨不住的。

夜幽澜径直走入房内,苏落羽苍白无血色的脸蛋映入眼帘,想到她正为寒毒所苦,轻轻掀开被子躺在苏落羽身边,左手小心环着苏落羽肩部避免触碰到她的伤口,右手揽着她楚宫腰。感觉到有些温暖,苏落羽迷迷糊糊动了动身子,唇再次不自觉贴上夜幽澜完美侧脸,夜幽澜勾唇一笑。

夜清寒嫉恨地盯着夜幽澜,这就是他所谓的方法,分明就是想占苏落羽的便宜,而他是他皇叔,他总不能把他从苏落羽床上拉出来吧,他没这个胆子,再者苏落羽还在为寒毒所苦,若是贸然如此,只怕会伤了她。

夜沉沉星朗朗,两人都没有睡意,夜清寒坐在苏落羽房前,细听着房内的动静,不断麻痹自己,他们只是在疗伤,疗伤而已,重复多遍还是无法说服自己,他崇敬的暗月宫主,江湖上的暗夜王者,骄傲高贵,令人不敢接近的苏落羽,不,他应该相信她,她怎么会跟普通的凡夫女子一般呢。

苏落羽纤细的身子却让夜幽澜产生异样的感觉,他一向对美色没兴趣,任凭各样美女如何勾引都没有兴趣,而她隔着衣物散发出药香的身体反而令他有了感觉,伸手触碰她的额头,还是如此冰冷没有温度,紧了紧圈在苏落羽身上的手。

阳光透过纱窗照进屋子,苏落羽睁开双眸,夜幽澜早已离去,而随着夜幽澜离开,躲在暗处的两人也往另一方向前往。

“莫问,莫语,情况如何?”陆画莺坐在妆镜台前,采薇正替她梳着浓黑的长发,目光触及两人。

“回皇贵妃娘娘,昨夜萧王一直在苏落羽房内,直到今早才离开。”莫语悄悄抬头,陆画莺阴沉的脸色打断了莫语的话。

“什么?”陆画莺厉声问道,采薇手一抖,发梳掉落在地,“娘娘恕罪。”

“通通给本宫下去,没有本宫的允许不准进来!”三人行礼后离开,陆画莺打落妆镜台上的物件,小狐狸精,身子都虚弱得不成样子了,还没有忘记耍狐媚手段勾引萧王,不行,她不能就这样认输,想当初她斗过了多少只狐狸精,这只她也一定可以斗过。

一阵风过,苏落羽顺手将暗月银饰扔了出去,她不想提的事终将还是要让他知晓了,那是她最阴暗、最不耻的事,直到现在她都没有从那件事中走出来,可也成就了她,让她在江湖上拥有如此威望。

床头亦留下枚暗月银饰,苏落羽拔出里面纸条,打开,两百万两白银,目标萧王夜幽澜,时间两国交流会上,夜清风。夜清寒的哥哥,他要杀夜幽澜,她记得夜幽澜是为了找夜清寒,那他真正的目标是夜清寒,清寒是她的兄弟,她不想他有危险,她会放他离开,但是要确保他安全离开。

雪雯拿着玉露胶和药再次来到苏落羽床前,苏落羽听到动静立刻闭上眼睛,雪雯摇了摇头,有些事不是她想不理会就能不理会的,她也该为自己打算了,掀开被子,解开落羽衣衫,仔细查看了她的伤口,不错,完全愈合了,这玉露胶还真是神奇。

“我说女儿,你也别嫌娘唠叨,有些事你也该考虑了,我看萧王不错,长相、气度、风度都是上上等,听说还是齐国的并肩王,在齐国无人敢忤逆他,完全不比宁王差。昨晚你跟他在一起,那你就要跟宁王保持距离,不能让萧王误会。”

苏落羽轻声叹息,未来,将来,多么讽刺的字眼,她还有未来吗,就算有未来也是被设计好的,她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自觉或者不自觉走上那条不归路,无论她如何挣扎,如何想要挣脱,都是徒劳无功,就如同深陷漩涡中心的人除了溺亡无路可走,无路可逃。可她还不能跟雪雯明说,罢了罢了,就让她一人承担便是。

雪雯上完药替苏落羽穿上衣服,“药就放在床头记得喝,娘出去了。”苏落羽扫了眼药若有所思,没有道理啊,她在苏家生活了十二年,为什么一次都没有见过所谓的二庄主,她只知道他的背影像极了苏祈痕,不过,她可以确定他跟苏祈痕有仇,否则他也不会培养她。而这次他跟她作对,绝对是她杀了他在意之人,那人会是谁呢?

夜幽澜走在路上,只见一个身着淡绿色长裙,袖口上绣着白色梅花,胸前是淡黄色锦缎裹胸,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欲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而动,双眸灵动慧黠,几分调皮,几分淘气的女孩子飞奔过来抱住夜幽澜。

“皇叔,皇叔,我好想你!”女孩子死死抱着夜幽澜不撒手。

夜幽澜宠溺一笑,这个孩子,“清婉,本王带你去见你清寒皇兄。”夜清寒不想随他回去,一方面是放心不下苏落羽,另一方面,他长期流浪在外,孤身一人,得不到亲人的关怀,希望清婉的出现能让清寒打定主意。

“清寒皇兄?”皇叔找到清寒皇兄了,她好久都没有见过清寒皇兄了,“好啊,清婉也很想清寒皇兄。”

夜清寒站在柳树下,任务任务,苏落羽究竟有什么了不起的任务非要瞒着他,他是暗月副宫主,是她最值得信赖的人为什么还要隐瞒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苏落羽变了,她不再是当初无情的暗月宫主了,他绝对不会放过那个让她改变的人,无论他地位多高,权利多重,他都要铲除。

正当夜清寒陷入深深的沉思,背后传来一声脆生生的声响,“清寒皇兄。”夜清寒转身,面前站着个俏丽活泼的女孩子,努力回想,她不是自己原先疼爱的七皇妹夜清婉吗,她怎么来了。

还没等夜清寒开口,夜清婉见到一个素白俏丽的身影,快步向前,乌黑的眼珠不断打量苏落羽,好美的人儿,虽然脸色苍白,可丝毫不影响她的美艳,反而给她增加了些楚楚可怜的风韵,“漂亮嫂子,我是六皇兄的妹妹,夜清婉,漂亮嫂子叫我清婉好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