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倒霉透顶(1 / 2)

教师容宇 莫城老爷 2417 字 1个月前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阳光透过树叶映照在他棱角分明得脸颊上,细碎得刘海衬的相得益彰。ahref=""target="_blank"/a忽隐忽现得汗水,晶莹剔透得挂在他如玉石皎洁得皮肤上。胸-口还因为刚才的运动而剧烈起伏,他坐在树下木椅上面,眼神一直目不转睛得看着操场上得足球赛……

“唉……”暗叹一声。张容宇不知不觉看傻了眼,竟然连上课铃声得拉响都自动忽略过了大脑。

隔壁办公桌上得政治老师思晓乐推了推他,张容宇才回过神想起来这节课该自己上了。

晚上得风纵容得刮,小雨也跟着淅淅沥沥得下。spider酒吧得贵族二楼,兄弟们为了张容宇能顺利当上第一次班主任而庆祝。酒杯交加中,他迷迷糊糊得躺在了死党张暮辰得-大-腿-上。

另一名好友则毫不忌讳得揽住张容宇得腰,亲昵说:“兄弟,今天你可算升大级了。怎么样?现在有没有后悔没去接你爸的公司?”

“李萧你这头猪,别在这儿瞎掰掰。”张容宇顿了顿,拿起酒瓶又往嘴中灌了半瓶酒。才慢慢悠悠的道:“那老头爱怎么怎么……我从来没有后悔选…哦咳……恩……后悔选这条路……从来没有!”

打了几个饱隔,一脚把李萧踢出去半米。

李萧和张暮辰是发小。这两个富二代虽然从小被父母们娇生惯养,不过从初中就打算要锻炼自己的自理能力。所以读起民办中学,碰巧认识了张容宇。这个孩子自幼母亲就去世了。父亲每个月都会给张容宇的三张银行卡里打钱,可是他从来没有得到过真正的父爱。他父亲经营着旅游公司,每日都忙于工作,久而久之张容宇便很少和父亲联络了。

虽然李萧和张暮辰的家庭美满幸福,但是在学校他们依然遭到不少鄙视的眼光。被扣上“二世祖”,“啃老族”的帽子。这让刚转学来的他们尴尬且不知做错,张容宇和他们接触后瞬间有了同命相连的感觉。从此变成了铁三角。值得一提的是,三个人的性取向也默契一致……

“好了,乖。已经1点多了,容宇家在附近。李萧,我送你回家。”张暮辰从头到尾滴酒未占,为的就是方便送这两个酒罐子回家。他淡雅的起身快速收拾了桌子,找到两人的手机和衣物。关掉麦克风和电视,打开亮灯,架着张容宇和李萧出了门。

走到一楼,与吧台服务员说了声记自己账上。然后放开张容宇,“容宇?”

“……恩。”他哼哼一声,歪歪斜斜的站好:“放心吧!……我、我会平安回家的!”

他向张暮辰行了个不太标准得队礼,摇摇晃晃的率先出了玻璃大门。

能行吗?张暮辰摇摇头,怀疑似的看着渐行渐远得背影。虽然他得家就在对面100米……

顺利把李萧这个拖油瓶送到家,再拨张容宇得电话号码,无人接听……

应该,不会有事得吧

踩着雨水,践湿裤脚得凉意渐渐袭满全身,让他浑身一抖。晕头转向不知到了哪里,旁边出现了三两个垃圾桶。一边唱着歌,一边低头走路。张容宇天生俊酷得脸上,透有一抹朝红,大概现在的他论谁看到也会怦然心动吧。微翘得棕色发丝不断得滴出水珠,慢慢地腿有点儿发软,便蹲了下来。

“喵”

一只野猫从他身边跑过,张容宇一下子跌在了垃圾旁边。

夜晚得城市喧哗又五彩斑斓,即便是下着小雨,依旧会有各色男男女女进出娱乐场所。

“要进来吗?帅哥,呐,很便宜得……”

“美女,跟着爷走,爷就包-养-你!”

“哎呀,讨厌。”

“……”

热闹的外面,谁也不会注意到一个角落里正躺在地上发烧得容宇。直到早晨得阳光照射到阴暗得地面,两个满脸油光得男人提着三个垃圾袋有说有笑得朝这个角落走来。

“呀,哥。你看!”把垃圾袋放进垃圾箱,男人惊讶的看着躺在地上睡觉的张容宇。“这……这人好像是喝醉了?”

被叫哥得男人点起一根烟,使劲抽了两口,走过来说:“渍渍,是个好货色。”顿了顿,接着绉紧眉头弯着腰仔细打量他。“还是个有钱人!你看他腰上得车钥匙……那是,什么车啊?我靠!保时捷?!”

称哥得小弟挤过去说:“哎呦哥!咱们可算捡到宝了,让他去-接-客得赚多少钱啊!你看这小脸儿,细皮嫩肉得。”

两个人左一句右一句,把容宇彻底吵醒了。细长得睫毛微微动了动,随即立马睁开。他下意识得想要起来,可是身体无力顿时酸痛不已。

他看了看两人,说:“你们……要干嘛?”

“嘿嘿……干嘛,当然是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被称哥得胖子撸起袖子,作势要过来牵制住他。

他一个拳头,胖子得脸歪得变形。“哼。”冷哼一声,伶俐得双眼死死盯紧另一个。

“哎呦……”胖子被打得晕乎站不起来,揉着脸,“臭小子,让你尝尝哥哥得厉害!”

正在高烧的张容宇这下算是倒霉了,两个胖如油猪的家伙左边一个,右边一个。彻彻底底将他制服。

小弟道:“哥,咱们把他抬到老板那儿去!”

大胖子点点头,背起张容宇,从水桶腰上抽出一根棕色宽厚的皮带。熟练快速将他的手给绑得严严实实,张容宇下意识一阵哆嗦。

他挣扎着,愤吼道:“喂!你、你们要做什么!”酷脸几乎妞成了一团,双目死死得瞪着对方。

“少废话。”小弟重重往他头上一捶。

张容宇闷哼一声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在说话,张容宇渐渐醒来后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而浑身酸痛得感觉就想要散架一般。

“你终于醒了。”刘阳说着,从旁边拿过一杯水,背对着他往里面撒下了些粉末。

从容得递给他,道:“你从昨天早晨一直睡到现在。”

他努力做起身,眯眼看着对方。接过水杯,疑惑得问:“你……是谁?”

被提问得人,脸上划过一道暗笑。答非所问:“我喜欢你。”

喝完水得张容宇听到后,险些没拿住杯子。他看着对方得脸,一张熟悉又陌生得脸上是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玩味得笑容。

一双玻璃球一般得眼珠子转来转去,似笑非笑得看着自己。

“你,你说什么啊。”他哆哆嗦嗦放下杯子,自做淡定转过头想要起身。

突然腰间传来不属于自己得力道将他压倒在床边,惊讶美目瞪大眼睛。

你…你放手。张容宇心里呐喊,而手上却停止了挣扎。身体似乎……不太对劲。

“怎……怎么回事?”撒开手,扬起头,脸上被染上一抹夕阳红。“你居然,对我,下药。”

张容宇这辈子哪有被人压过,当那人得嘴唇已经吻到了他得白颈,手也随着肆无忌惮在他背后游走。他浑身打了个哆嗦,脑子嗡得一声。刘阳每碰到自己身体的每一处,就像火苗一样突突跳跃。

“瞧这一脸-想-要-被-摸-得样子。”刘阳眯起丹凤眼,手上加快了速度,朝他最敏感得分身走去。

“别…唔。”粗喘着热气,他知道现在挣扎已经没有用了。倒不如尽情享受,等过后再把这个不知好歹得臭小子揍得认不出妈妈!

“你叫什么名字?”刘阳脱下白色衬衫,修长得双腿骑在张容宇得腰上。一根手指随意挑逗起他棱角分明得下巴。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