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形同陌路(1 / 2)

教师容宇 莫城老爷 2165 字 1个月前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暮色昏暗下来,一缕黄昏透过窗户印上刘洛剔透的脸颊。ahref=""target="_blank"/a眼中波光粼粼的样子一时迷惑了容宇,他揉揉眼睛,办公室里的教师早已陆续下班回家。仅剩他们两个,气氛凝固,容宇与他对视,不说话。

迷离的色彩使这个屋子呈现出金灿灿的琉璃光泽,微风吹拂起他细碎的刘海,那双能将人意乱情迷的大眼睛看着容宇。

“你怎么会在我坐位上睡着了。”

刘洛疑惑问,硬生生把后句‘身体不舒服吗’给咽下去。说不出口,他觉得和张容宇并不熟落。

不知如何回答,总不能告诉他是因为闻着他残留在空气中的味道而精神迷离睡着的吧。

刘洛绕过自己从左面衣架上拿起件深绿色格格衬衫和一条深棕修身长裤,然后粉色手指捏紧胸前拉链,往下一拉。

‘铮——’的

一声,某男的理智线蹦断。

刘洛慢吞吞脱下灰色外套,露出因汗水而贴紧身体的白色背心。胸前两颗豆豆透过背心呈现诱人状态,不等容宇眨眼,他自顾自脱下了全是汗水的背心。暴露在空气中如婴儿般幼嫩肌肤,仿佛再大一点儿的风划过来就能将他撕碎。

“刘洛……”容宇眯眼感到呼吸困难,只看上身就让他反应这么大的,刘洛真是第一个人。

正换衣服的他没注意这边的骚动,然后他解开了系在小蛮腰上的绳子。裤子一松,被他无情的退至膝盖,纯洁的白色小内裤让人瞎想连篇……容宇越来越受到嗓子冒火,某处紧绷。

实在忍受不了,再看下去张容宇就要兽性大发直接扑倒他做个生米煮成熟饭了。

“你你你,我出去等你。”

在对方疑惑的目光下,他差点儿落荒而逃。天知道自己现在多么窘,想要他……却不能要的饥渴!

刘洛换好衣服,两人一起去吃晚餐。张容宇想给他倒酒,吕遭拒绝。刘洛说他对酒精过敏,一喝就醉。只好作罢,不过心里慢慢记下了他这个小毛病。

执意想送他回家,最终还是把他送到了学校。车外灯火阑珊,一剪小小的身子骑着脚踏车慢慢悠悠的消失在视线内。

今天可算是满足了,美人不仅可爱,身材也那么性感。唯一缺点就是太瘦,抱起来一定很磕。

“这么说,你把人家看光了?”李萧和他碰杯,兴奋问:“怎么样怎么样?”

当然美的不言而喻!

“……我了。”他笑笑,一口饮尽。

“卧槽!”李萧跳起来。

连一贯淡定的张暮辰也好奇起来,“你不是一向称自己是我们之中自制力最好的吗?”

他怎么知道,谁让自家小美人那么妖媚呢。什么理智,自制力,情商,智商,怎么到小美人哪里都统统变成负数了啊……

容宇做郁闷状,哀叹口气。

“害得我也想见见他了,是哪个小狐狸能把咱们帝王总攻诱惑住?”李萧打趣的说。

“哼,去死~!”没好气回他句,转身拿麦克唱起歌。

真希望每时每刻都在你身边

时光百转千回只为你而留恋

没有你的日子仿佛不能呼吸

我喜欢你爱到不能自拔逃离

或许某年某月你还能想起我

只为你唱为你演奏的快乐喔

直到他的出现彻底打乱

从此再无一个人能走进我心

直到他的出现彻底打乱

之后我彷徨唯留恋你的味道

直到他的出现彻底打乱

徘徊在灰暗的世界意乱情迷

直到他的出现彻底打乱

我是孤独寂寥无人陪伴

我喜欢你爱到不能自拔逃离

或许某年某月你还能想起我

只为你唱为你演奏的快乐喔

我是孤独寂寥无人陪伴

你是否还快乐

你是否还幸福

你是否还记得

我——

再见——

一首《即相爱何分离》终,李萧连连夸唱的好。手掌都被他拍的红艳艳,气氛热闹起来,俩人又开始互相灌酒。

“喂喂,少喝一点吧……”张暮辰摇头叹气。

“我没……别拉我,我,我没醉!”

手还拿着个酒瓶,今晚李萧看他心情好。与容宇玩了几局猜拳游戏,谁输谁喝酒。没想到越玩越厉害,最后到一发不可收拾地步。自己倒是没喝多少,而张容宇却醉的不省人事。

暮辰左边拥他,李萧右面揽他。颤颤微微走出酒吧,一道大风刮过,刘阳走了过来。

面无表情,双手插在裤袋中。酷酷的看看俩人,冷哼一声。说了句“酒鬼”,作势要架过容宇,容宇哼哼唧唧不愿意。

李萧不客气打开他手,说:“你别碰我兄弟!”

原本看到张容宇好像每天晚上都来这个酒吧喝成烂醉状,有够心烦。现在让李萧挡住,心情大沉。

他黑脸道:“把他给我。”

四周空气瞬时凝结。

容宇摇摇晃晃站好,背对刘阳向暮辰和李萧大声说:“放心吧!我一定会把我家小美人追到手得!”意味深长得拍拍两位兄弟肩,自己走了。

“喂、喂!”李萧从惊讶回神,跑去打算架他。

刘阳快他一步阻拦住,眉毛紧蹙。

“你这是什么意思?”他停顿,挽起袖子。

刘阳二话不说朝李萧脸上重拳一击,张暮辰扶起李萧。打架他可不擅长,他只能充当小角色。李萧被骤然惹起怒火,不管三七二十一和刘阳扭打成片。谁也没注意到晃晃悠悠走远得容宇……

“呸!”吐口唾沫,虽然面部挂彩,但帅气没减半分。刘阳甩甩黑西外套,从地上爬起来座进车里。发动车子,寻找容宇。

“他,他神经病吧!”李萧趟地上,已经起不来。不服气道“下次别让我再见到他!”

晚风毫不留情吹进单薄得衬衫里头,抖掉一身鸡皮疙瘩。他总是和兄弟喝酒无节制,自己倒是习以为常。可刘阳没有默许这个坏毛病,好不容易顺他离开得道找了一个小时。才在一根路灯下看到弯腰吐得一塌糊涂得张容宇,淡淡得路灯打在他脸上越发惨白,刘阳心中一颤。

再多埋怨,不满,分分跑到嘴边又咽下去。

不再多说,公主抱起他。

使劲扔进车厢。

张容宇闷哼一声,倒在后车坐上睡死过去。

容宇,我喜欢你。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