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口是心非(1 / 2)

教师容宇 莫城老爷 2797 字 1个月前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早!”

清晨扑鼻而来泥土清新,麻雀在校园中飞来飞去。ahref=""target="_blank"/a学生们精灵古怪,蹭蹭哒哒。温暖得阳光扑在张容宇棱角分明得俊脸上,帅气逼人。

努力将自己最棒一面展露出来,与刘洛对视得瞬间。又回忆起前天他在自己面前脱衣服得样子,毫无防备。胸前粉嫩得小颗粒仿佛在引诱自己,而自己差点就……

想着想着,眼睛不自觉往下看。从白颈到诱人锁骨,平坦小腹……

“哦,张老师,早。”

背着个黑色双肩包,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他也是学生呢。

“刘洛,你……”

指指自己嘴巴,盯着刘洛得嘴角。容宇强忍住笑声,提醒他早晨吃的三明治番茄酱还残留在嘴边。

他好歹擦擦,红着脸快步走进教学楼。

噗,真可爱。

今天天气真好……

只要偶遇刘洛,容宇都会在心里说上这么一句。心里甜甜的,就像初恋得小女孩。

“老师!”

森淋急步走来,一身休闲装。和四周穿校服得孩子们格格不入,脸上覆着对容宇得极度不满。

烦。

看到问题学生终于从家里蹲回学校,却是以这样的形式回来而且还气冲斗牛像似别人欠了他钱一样。容宇一早得好心情都被打扰了,停顿住,等着森淋追过来。

不耐烦理理发型,真想避开周围异样得视线啊。

“森淋,你肯回来上学是好事。不过你连校规也忘记了吗!给我混回去穿校服!”

不等森淋开口,容宇劈头盖脸一顿教育。

“老师。”

他意味深长叹口气,略微收敛了神态。

“我们得谈谈。”

“谈谈?谈什么谈,我们有什么好谈得。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学习,不学习你将来……喂喂,你要拉我去哪里!森淋!我还要上课!”

被森淋东拉西扯进了之前约过得咖啡厅,心不在焉得注视对面学校。唉,我还有课啊……

“长话短说吧,森同学,老师早晨还有班会。”

手指无节奏点触桌面,一脸迫切。

“老师,不喝点什么吗?”

森淋点好咖啡,递过去菜单。

“不用了,柠檬水就好。”挥挥手,眉毛微蹙。

他摇摇头,见实在没办法多说什么。只得开门见山:“张老师,我喜欢刘洛。我也和他交往过!该做的事都做过,我比你,更了解他。你不适合他,请不要再缠着他了。他现在只是害羞不懂怎么面对我,等他自己想清楚,他会和我好好在一起。”

“你……什么意思。”

喝口咖啡,继续说:“我什么意思你还不懂吗?我才是最了解他最适合他最爱他得人!”

“……够了森淋!你现在不能谈恋爱,你必须好好学习!”

事后回想起来,都不知自己做过什么说过什么。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也变得多愁善感起来,开始在意任何话,不论真假不论对错。

森淋说完就甩手走人,他恨不得上去揍他。

什么叫“该做的事都做过”?!

16岁得孩子,他知道他在说什么吗?他还知道自己是和老师说话吗?况且森淋和刘洛相差14岁……

脑子涨疼,思绪混乱。

小美人……或许这个时候最好的方法就是去找刘洛,问清楚。可是之前刘洛见到森淋得表情和厌烦,想到这里,容宇怕触他心烦惹祸上身。

中午阴天,冷风凉飕飕得吹过校园。一阵倾盆大雨突如其来。

阵雨吧。

估计等会就停了。

容宇收拾好课本,放回办公室。屋子里太闷热,他站在二楼护栏边透气。没心情吃饭,下午无重要事情得话,就提早离校吧。明天是妈妈忌日,晚上开车回老家看看她。

“张老师在吗?校外有人找你。”年轻小伙子一身整齐警卫服,朝着这边探视问。

点点头,容宇跟在他身后。

小伙子继续说:“是两个人,一个20多岁男人和看起来十几岁的女孩。”

还好不是森淋……暗暗松口气。

好奇,他有认识过十几岁得女孩吗?好像从来没有。

“大表哥!”

晴天霹雳一声尖锐得女音冲向容宇。

“大哥!”

紧随又传来一道男声。

“……”

一男一女。分别是容宇得表妹和表弟,这才记起来明天是母亲忌日他们从附近赶过来。看是打算和自己一起去了,想罢,掏出手机。一边摸摸可爱表妹得头,一边对表弟说:“去我车上说。”

快速找出李萧号码拨通。

“今晚过来,我请你和暮晨吃饭。明天一早到达老家,我母亲忌日。”

“好。”

简单说完,表妹和表弟跟着进了白色保时捷。

小表妹精灵古怪得说:“嘿!大表哥,好久不见,有没有想我啊?”

“大哥,你有女朋友了吗?什么时候也给我介绍个啊……”表弟推推眼睛,跟着问。

上来就发问,一定是被父亲灌输过。

老头子这么想知道情况为什么不直接调查呢。

“没什么,最近挺好。”

简略回答,撤离话题:“吃饭没有?我请客。”

“哦哦好耶!”

小表妹举双手欢呼,脸上乐开花。

忽然眼前一亮,豆大雨点中看不清的模糊身影。娇小米黄色雨衣全部被紧贴他的身体,暗黑变速自行车此时成了麻烦。

刘洛一脸雨水,在大地呈现一片灰茫茫的雾色里。身体被冰水冻透,走都走不动。

“大表哥?”

小表妹呼唤,见容宇望着前方看傻了眼。

“表妹表弟啊,你们在车里等等。”

急迫说完,撑起雨伞,二话不说打开车门冲入雨里。

如果这次次巧遇是上天安排,那么他像是被上天抛弃的天使,坠落下来,一定是送给他的。不管怎么样,都不想放手。

“刘……”

话未说完,一道黑影更快一步在刘洛身边撑起伞。

“你这样会感冒的,我送你回家。”

森淋强迫性背上刘洛,看都没看容宇。

背过身,说:“自行车交给你了。”

望渐行渐远得两个人,刘洛迷迷糊糊在森淋背上给他打伞。两人是那样般配,仿佛自己才是局外人。

道道伤痕无形刻印上心脏,像似呼吸就会感到疼痛。

再没吃下去心情,擦擦嘴,容宇起身对表弟表妹和好友告别匆匆离开饭店。

“大表哥怎么啦?”小表妹疑惑问。

“你大表哥最近喜欢上……哎呦!”

李萧话未完脚被暮晨狠狠踩住,不留情面。叉上牛排掉在桌子上,满脸哀怨看向暮晨。

张暮晨说:"容宇最近工作不顺心,他刚坐上班主任位子,定是不习惯。"

说罢,朝小表妹莞尔。下头又使劲踢上李萧小腿肚,痛得后者五官扭成团。

“我吃饱了,想出去透透风。萧哥哥,你带着我二表哥逛逛吧。我有同学在这儿,今晚我想去她家住。”

小表妹站起来,说完作势要走。

暮晨忙不失跟着站起来,“我送你……”

“不用!”

表妹大力拥开暮晨,跑出饭店。

“这孩子……唉……”

“喂?”

“被人甩得滋味怎么样呀?”

查看联系纪录,手机并没有存这个号码。盯着那行陌生数字却感觉意外熟悉,可就是想不起来是谁。

“……我是刘阳。”

“你打电话干什么!”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