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口是心非(2 / 2)

教师容宇 莫城老爷 2797 字 2个月前

气愤语尽,立马挂断。

烦什么来什么,今晚不去酒吧了!每次心情不好都能遇上刘阳,自己与他非亲非故。哪有巧,绝对是在跟踪自己。

“唉,好伤心啊。好几天了也不联络我,我当然要主动找你呀!”

他说得理所当然,从小巷中举着蓝色手机不紧不慢走出来。雨过天晴得黄昏印上他脸,一片金灿灿。骏酷帅脸划出抹玩味的笑,纤细手指一勾。

没用很大力气,毫无防备容宇倒进他怀里。

清晰感受对方心跳,容宇居不知不觉红了脸。

“刘阳我告诉你!我……!”

狠话还没放出,迅速被刘阳吞入肚中。温柔湿润的唇,舌尖灵活抛开白齿接近容宇的柔舌。

“放开偶……!恩唔!”

抽空呼吸间有让他咬舌自尽冲动。

唾液顺流两人尖棱下巴滑下,令人羞辱的声音摩擦在嘴唇间。

似乎过了很久很久,他才依依不舍放开。

“呼。呼。”

终于窒息结束,却又迎来另轮攻陷。

抱着他的手顺势从下面划入内-裤,刘阳凑上来咬住耳垂,温热呼吸游荡在劲项。亲昵的亲亲容宇惊愣的脸庞,另一只手伸入衬衫。

“不……”

“其实你,很想要吧?”手上加快动作,“告诉我……我要你……亲口告诉我。你想要,想要我。”

“谁会……想要你……这个混蛋……啊啊哈……”

很久没有发泄的容宇,身体按耐不住,一阵阵电流紧随刘阳的手指忽重忽轻。男-根已经胀痛,但理智上却仍不服输!

“告诉你……刘、刘阳,我喜欢谁,也不会……喜欢上你的!”

说罢,一锤击向他脸,趁机骑上刘阳强逼他看着自己恶狠狠的眼睛。道:“你玩火是吧?正好本大爷最近上火没处发泄,你给我——起来!”

容宇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其实脑子一心想的全是刘洛。他开心时候的淡淡微笑,在操场上奔跑的活泼身影,或是上课时认真有声有色,下班时疲惫娇小。

胡思乱想间就到了某宾馆门口。

“喂喂,容宇啊……其实我,我家里还有事,我先——”

“住口!”

想打退堂鼓,容宇冰冷瞪着他,瞅一眼。朝服务员微笑道:“要个上等客-房,明天早晨8点退。”

“嗯,先生你们两个人只要一间吗?我们这里正好还有两件上等哦。”

莫名其妙被问到这个问题,其实服务员只是单纯在售房间罢了。传到容宇耳朵里却别有一番风味,从容笑笑,意味深长看了一眼刘阳。

一贯在容宇面前大胆的他竟然开始染上夕阳红。

“不了,美丽的姐姐,其实我和这家伙有些要-做的事没有做。”

“哎呀,这位小哥真会说话。”被叫姐姐的服务员阿姨开心的交给他钥匙。

“走!”

回敬服务员一个微笑,面无表亲拉扯刘阳走入电梯。

“喂等——”

‘叮’

电梯门关,方才冷下去的再次袭击,容宇忍不住放开一直牵着刘阳的手改去撕扯领带。“啊,难受死了。……都怪你。”

“容宇……”

“啊,什么事?”

后者眨眨眼睛,一脸无辜,极其婆娘的问:“你这么着急把第一次给我吗?还是说你已经同意和我交往啦?这意味着……”

“什么!”转身瞪眼,额头青筋突突直跳,“谁要和你交往啊!等会乖乖给我趴着让我发泄!”

“知、知道了……”

‘叮’

电梯门开,容宇怕刘阳临阵脱逃,再次牵起他手走向走廊深处寻找205号房间。

刘阳默默看自己手,微笑。

是这里了。

踢门而入,把刘阳推倒在洁白的大床上,不忘锁门,后自己一人跑进浴室。

“呐,容宇……”

“有屁就放。”

许久,刘阳走近浴室门,隔着玻璃门听着容宇呼啦呼啦在浴缸里搓澡的声音。心中既兴奋又激动,“你喜欢我吗?”

“嗯……”浴室内弱弱出声。“我讨厌你。”

开心瞬间化成尴尬。

“我走了。”

“你敢!”

听到脚步越来越远,心里没多想,连浴-巾也忘记拿了。直接推门跑到门口拉住即将走掉的刘阳,不对……拉住他做什么,自己明明锁了门钥匙就在浴巾旁边!

“——真是好风景啊。”

刘阳直勾勾盯着自己-萎-了的下身,打趣吹起口哨。

“看我今晚不弄死你!”

狠话结束,饿狼般扑向刘阳。

“嗯……啊哈、唔……”

“我的技术还不错吧?……渍,嘶渍,唔嗯……”

肿-胀的男-根-被刘阳爱-抚-亲吻,柔-舌-逗-弄,引容宇阵-阵-喘-息。

这是男人的自尊心在作祟,他不想在嘴巴里就泄,又不能承认对方技术不错,所以一直忍着呻-吟。

“你希望的话,我可以都吞进去哦?”刘阳趴下,微笑看他。“叫出来嘛,多好听。”

自己不甘示弱,“搞笑,这明明是我的台词。”骑上刘阳的背,玩味笑道:“哎呀呀,你看我这记性,忘记拿-润-滑-油-了。委屈你了哦~”

“什……唔!”

无作任何润滑,容宇在他-身-体-里-横冲直撞。

一夜风流。

留下还在熟睡的刘阳,先前离开宾馆。直径下步走去了学校,失魂落魄发现今天国庆节,全学校放假。

心中不免嘲笑自己愚蠢,定是想刘洛想疯了吧。

“呵。”呼出的热气渐渐化成白雾,天气转凉了,地上枫叶火红刺目,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变化。学校没有变,自己没有变,唯独感情……变了。

“真是的!大表哥现在才回来!我们都担心死啦~”刚一回家,便被小表妹拥入怀中。

“大哥,昨晚你去哪里了。”二哥担心望着。

“没啥啊……就是散散步结果去了酒吧烂醉睡朋友家了,嘿嘿。”随便理由。

小表妹扯扯袖子,拉过容宇走进自己客房,鬼鬼祟祟关上门。

容宇疑惑问:“表妹啊,神神秘秘做什么呢?”

“大表哥,你喜不喜欢我啊?”小表妹笑嘻嘻答非所问的说。

脱口而出:“喜欢啊,怎么啦?”

见小表妹眼中闪烁出异样光芒,自己背后冷汗出了一层。淡定走到桌子旁边,拿起水咕嘟咕嘟灌下去,问:“为什么突然这么问呀?”

“那,那你实话告诉我嘛,大表哥是不是同性恋啊?”小表妹问。

“噗——!”

“哈?果然!被我说中了!”小表妹跑过来,拉扯衣袖急迫追问:“大表哥,大表哥,你是攻还是受啊?”

“噗,你……”

“回答人家嘛,你不把我的问题说出来,我就——把你的事告诉二表哥,告诉你爸爸!”

“怎么这么没大没小!你大哥我堂堂正正男子汉……当然——不……”准备掩盖!

“嗯?”小表妹笑里藏刀。

“……当然——不是异性恋。”好吧自己认输,小表妹实在太难搞了,从小就是。有什么想要的必须要到,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小表妹把容宇拉到床边,噔噔噔跑下楼倒了两杯柠檬水又噔噔噔跑上来。递给容宇,说:“早晨喝柠檬水心情会变好哦,那大哥回答我,你是攻还是受?”

“……攻,攻啦。”

不好意思摸摸后脑勺,二哥楼下喊吃早饭。

“唉!?什么嘛……真无趣,要是大哥是受就好了……”显然对自己答复不满意,小表妹嘟起嘴。

“大哥我怎么可能被人压!”忍无可忍,虚而爆发。

“被人压很高尚!你不要诋毁可爱的小受!”小表妹不甘示弱反驳说:“受受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人!”

“话说你是怎么知道我是同……!”容宇气愤开门走下楼。

“因为我看到了呀,昨天晚上你和——”小表妹跟在自己后边,噔噔噔跳台阶,木质楼梯被震得发出幽怨声响。

容宇忙回头捂住她嘴巴:“嘘嘘!”指指正在一楼摆饭的二哥。小表妹识趣点点头,容宇才放下手,松口气,安抚悬着的心。

看来自己真心不能打野战啊,还好昨晚及时跑去宾馆……也不知那家伙怎么样了。

“唔……偶恨你,张容宇……”

抚背低吟的刘阳刚起来又倒了下去。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