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身世之谜(1 / 2)

教师容宇 莫城老爷 3774 字 1个月前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啊!容宇那家伙,居然敢偷吃!”李萧蹦跶在玄关处脱下鞋仿佛小表妹上身般噔噔噔跑过来。ahref=""target="_blank"/a身后跟着一脸淡定的慕辰,“什么嘛,明明说好一起过节假日的!”

“啊,抱歉,我还有事先走了。”脑子很痛,慌张跑出门,顺手拿走车钥匙。

小表妹追过去已不见人影,只留下汽车尾气。“真是的,又跑。”

李萧跟出来,疑惑问:“咦?大早晨的他去哪里啊?”

“哼~谁知道那,去找好基友了呗。”表妹走回去坐下,剩李萧一人呆愣。

“啥?基友是啥?”

你一定有残留在心里的事,仿佛一只虫子在吞噬心脏,一点点,水滴石穿。这只是长久问题,一旦自己意识塌陷了,心脏就全黑了。

“张容宇,你不能这样,你不能……将来活的像我一样窝囊,活的像个笑话。”

潜意识里,一直有个声音和自己说话,挥之不去。车停在一处郊外,放眼望去一大片芦苇白茫茫的,像海一样。

卢伟湿地旁边有四五个孩子在玩耍,他们奔跑小腿玩耍足球,一点儿不熟练的运着球,笑成一片。

“……张老师?”

身后道声音,熟悉的能让自己跳起来。果然是他,往身后看,雨过天晴的早晨单薄白雾仿佛特效一样围绕于他的身旁。刘洛擦擦汗水,一身蓝白运动衣,走过来。

走过来了,走过来了!张容宇你在干什么啊?现在黑眼圈,脸色发黄,几乎所有精力都耗尽了。这种形象怎么能在喜欢的人眼里出现!

——逃?

对对,逃吧!

“喂?——喂!”

太过在意外表,太过在意小美人心目中自己的形象。所以不做别的,车停在原地,便朝后跑。

很久没有跑那么多步,果然体力只坚持了几百米就投降。

“哈哈,哈哈……张、张老师……咳咳、咳咳咳,你跑什么?”

“呼呼……呼。”

刘阳蹲下,抬头看着弯腰上气不接下气的容宇。

“我那么可怕吗?还是你不想见到我?”

“我……”应该问出口,所有的疑惑,所有乌云,只要问问他,就能知道答案了。你和森淋是什么关系?

可是,就算问出来,人家也难免默不作声。自己非亲非故的,小美人怎么可能回答他呢。最终也只是自己在胡乱吃醋罢了,单相思什么的,张容宇你就是活该没早一步,你这个胆小鬼!……

刘洛摇摇头,站起来,1米68的身高简直不能和容宇相比。

柔声问:“张老师没吃饭的话,我们一起吧。”

“我……”

不知要怎么回答,是要答应一起的话,自己真心太过不去,很像小三。因为刘洛是森林的,不对吗……可是不答应,自己心瘙痒像几万只蚂蚁在肯咬。

“哦,嗯,那我自己去了。”

白嫩脸蛋透过雾气的印衬更加白皙,樱桃小嘴微微嘟起,像似不满一般。

“不不不,我去我去我去去去去去。”终究是放不下,点头不是摇头不是,后直接变成结巴。

刘洛微笑,自然牵起手,“噗,张老师真是奇怪的人。”

走回容宇车旁,他才发觉自己做出了多么令人害羞的事,连连道歉:“对、不起。两个大男人的,很奇怪吧,我只是……那个……下意识。”

“嗯?没什么。”强烈感受心脏电流直窜!容宇替刘洛开启副驾驶座位请他进去。

一路无言,似乎察觉到什么,主动打破沉默:“这么早,张老师在那里做什么?”

要怎么回答啊……“我……我在那里锻炼身体。”引得后者咯咯笑。

“嗯,您在那种地方看小孩子锻炼身体吧?”

“啊?哦……不不不!不是!”

“有什么烦心事吧。”刘洛倾斜身子靠上玻璃朝外看,车子驶入城里,早街上人并不多。

稀稀疏疏,昨晚下过小雨,温润潮湿的街道。雾气少了些,叫卖早饭的,卖晨报的都出来了。路过十字路口见一对大妈吵架,刘洛示意他停下车。

瘦小露骨的手抓开车门,和事老般小跑过去制止。

容宇眼神紧随挺-翘-小-臀-游走,唉,要是能早日吃到这么美味的……呸,瞧自己在想什么呢!

几分钟过去,刘阳回来手中多了一袋鸡蛋和几根葱。这是两位大妈感谢他处理矛盾赠送的,不愿意收下却始终还是被劝说拿走了。

“你真厉害,不过有时候不要这么爱多管闲事。”温暖小心摸摸头,他蓬蓬软软的头发,感受‘至高无上’的触感。

他乖乖点头。

国庆节没什么安排,七天内被小表妹骚扰。去了游乐园,一路上叽叽喳喳的女孩子。容宇真替她感到担忧,要是以后嫁不出去怎么办。

“哇!!”表妹左手抓气球,下车理没理跟在后边的李潇、容宇等人,擅自跑去买棉花糖。

“我说表哥啊,表妹这样你都不管管。”李萧愤愤道:“都快没教养了。”

“也罢,女孩子是用来宠的。”暮辰微笑的说。

表妹实在太爱玩,坐两次过山车还要去海盗船。

引得一群人不乐意。

“不不,不行了啊,暮辰,你陪她去吧!”李萧坐下无耐舔舔冰激凌,摇头甩开拉住自己手臂的小表妹。

“你怎么不去啊……呼呼。”一贯沉默做事暮慕辰这次也受不了了,捂住胸口极忍要吐上来的冲动。

李萧扔掉吃了半口的冰激凌,蹙眉:“咦?容宇呢?”

俩人对视,看着垃圾桶旁已经几乎口吐白沫晕过去的张容宇。

远处那个罪魁祸首还作死拉上二哥坐上了海盗船……

俩人架起容宇找了个最浪漫的坐骑——旋转木马。

“就她那样,你还说需要宠吗,还要惯吗!?”李萧坐在一只蓝色马上,可怜容宇。

暮辰不说话,坐在李潇身后。

“唉。”容宇叹口气,脸色一变。

旋转木马跟随音乐转至第二圈,脸色又是一变。

第三圈显然容宇已经忍住要跳下来的冲动。

双方察觉他这系列表情,忙问:“怎么了?怎么了容宇。”

“是啊,张容宇小帅哥你咋了?”李萧伸手在他眼前挥挥,彩色棒棒糖挡住了视线。

容宇忙拍掉李潇的手,“哎呀!碍事。”

李潇收回来,“什么啊,莫名其妙。”

不过细心的暮辰倒是发现了,顺容宇视线看过去。清晰可见一个孩子,不高、皮肤病态白,手里拿着好多好多气球被一群孩子围着。只看到背面,怎么也看不到脸。

“咦?”李萧也跟望,“那孩子背面长得真好看啊……”

“……”

终于旋转木马停下,迫不及待的跑了出去。

“得了。兄妹一个德行,唉。”李萧打趣的说:“行,就剩咱俩了。暮辰小哥,今儿可不能浪费这票啊,咱一起玩耍去!”勾住暮辰朝恐怖楼进击。

“你要吗?恩好,2元一个哦。”刘洛摸摸小男孩的头,拿出个蓝色气球给他。小男孩灿烂笑着,踮脚递给刘洛2元人民币。

身后围着一群孩子,都纷纷掏钱包。

一个女孩,瞪大水灵灵的眼睛向刘洛提问:“大哥哥,你多大啊?有没有女朋友。”小脸儿绯红。

刘洛不还意思把两个粉气球拿给她,温柔的说:“叔叔没有女朋友呢。”

另一名小女孩追问:“什么嘛!大哥哥长这么好看,肯定有了啦,而且明明是哥哥,怎么会说自己是叔叔。”

刘洛苦涩笑笑,露出好看的小虎牙。

“刘洛!——老师。”

果然还是不习惯,直呼其名啊……容宇摸摸鼻尖,跑过来。

“呀!又来一个大哥哥,好帅啊。”小女孩走过去,扯扯容宇衣袖。天真无邪的脸上印出一朵朵娇花。

“嘿嘿小妹妹,你自一个人来的吗?”问道,顺便向刘洛微微点头示好。

小妹妹说:“没有,我们都是一起来的,你瞧,老师在那里。”小女孩转身,指向中央广场。

“唉?奇怪……老师呢……”

刘洛把手上气球一个不落发给众多小朋友们,才将注意力重新回到容宇身上。探问之后得知小朋友们都和老师走丢了,“这可怎么办啊……”

小女孩焦急的满头是汗,说话也不利索起来。“我、我是班长。大家都走丢了,老师找到一定会骂我的!”说罢,眼泪像是剪断的珍珠项链,吧嗒吧嗒掉下来。

看到这样的场景,任谁也会不知所措。“不会的,你已经很努力了。”容宇镇定道:“你们还有大哥哥呢,我们两个帮你们找到老师好不好?不要哭啦,哭花脸蛋就不漂亮喽~”

无奈看向刘洛,后者点头表示同意。

小女孩迫不及待拉起容宇手臂跑向过山车,争吵闹着要一起坐。自己忘记刚从过山车上下来,被拉扯和刘洛坐在一起。他们俩坐上山车的第一位,当车爬上顶端急速下降时,刘洛终忍不住手心冒汗、额角发热叫喊出来。下意识扑进容宇怀里,尖叫声不压于后边的小女孩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是第一次听到刘洛尖叫,像梦里一样。只有自己梦里才会有这样情景,现在一分一秒都在现实中上演,容宇忘记了紧张。双手紧紧抱住他,借此机会让两人有了更多亲密接触。

或许自己是真的把美人当成了女人,心中不免遗亏。忽然感到胸前凉飕飕湿掉一大片,容宇意识到紧贴自己怀中的刘洛哭了。

“……”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