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阳阳宇宇(1 / 2)

教师容宇 莫城老爷 2874 字 1个月前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什么?!你说刚才那孔雀皇后是你学、学生?”李萧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噎过去。ahref=""target="_blank"/a“不是我说你啊老兄,你这班主任可做的……”

暮辰窝在沙发里打盹,被李萧大吵大闹给摇起来。容宇坐暮辰身边,头很自然的依靠上他肩膀。

叹气道:“唉,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甩掉心中各种阴霾,随意捡起酒起子朝李萧砸去。

李萧抱头喊冤:“你砸我干什么啊!”

“小子,我跟你们俩说个事。”认真说道:“你还记得咱中学时,那个学生会的大马?”

暮辰点头:“记得,他喜欢收集情报,将来梦想是记者。”

李萧坐他们对面,大口喝酒。喝完把少年们都轰走,现场飘逸轻松的钢琴曲。森淋换上笔直黑西服,坐在中央钢琴前仿佛换了一个人。丝毫感受不到方才那种奔放,脸上取而代之副黑白镶嵌宝石的全面具。

容宇没好气瞅他一眼,后者微微动嘴,手指缓慢接触琴弦。

李萧问:“我们很久都没和中学的同学们联系了啊,容宇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接过李萧倒得红酒,醇厚不掺一丝杂味。

“他现在就是记者,我向他打听了一个人。”红酒渗入嗓子,浓烈不失甘甜。“刘阳。刘家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流失在外。”

“哦?”暮辰来了兴趣:“有意思。”

“哼~沾花惹草见怪不怪了啊。”李萧四脚章鱼般躺向沙发。

“重点是,我家小美人很可能是刘阳的哥哥。”容宇捏碎高脚杯,青筋暴起。“没想到居然是这样,我——”

“容宇,不用担心。船到桥头自然直,或许他们早就相见,或许他们一辈子也不打算接触。这不是你能插手的。”暮辰一针见血,安慰道。

李萧附和:“对呀对呀!”

这怎能不担心,恨不得立马打听到刘洛家去问问当事人是怎么想的!而且他那么柔弱,要是刘阳欺负他……重点是,刘洛根本不合适做哥哥!

“唉,哎!你别急啊你,我们陪你一起去打听打听?”李萧制止马上要跑的容宇,“你别忘了,暮辰这还有那家伙住址呢。”

“死家伙不早说。”伸手问暮辰要,“幸好你这外套没干洗!”

没什么可说的了,起身跑去酷车。他要去刘阳家问清楚,白纸上住址是这一带极具人少的地方。据推测,大概没和他母亲住一起……

来到指定小别墅,踌躇不定该进去怎么说。

屋内冷气开得十足,二楼客房中的床-吱呀吱呀-摇晃不停。四周充满刺鼻气味,隐藏于黑夜里娇-喘,仅几分钟一片寂静。刘阳点上根烟,说:“父亲要你回去,一段时间之后,做我副经理。”

脸在月光下冷阴:“你要告诉他,你不回去。要是你敢回去……”欲言又止,手抚上那具颤抖躯体,碰了下肚脐上的银色脐环。人儿后退卷缩起来,口吐冷气。眼神空洞望着刘阳,他不知怎么回答,只能摇头。嘴中含-口-塞,吐露出更多唾液低落于白色床单,相似一朵被璀璨的妖姬。

“哼,贱命。”走出客房反锁,里面向起铁链碰撞的清脆声音。

黑暗,悲痛,妒忌。

血,一滴一滴。

绽放于雪白床单,似梅花。

怎么样的疼才能致命?死,不过是大脑停息,灵魂散去。真正的疼,其实,是心。

他坐起来看看身下白浊,眼神无焦距仰望窗外星空。浩瀚之间,究竟哪一颗才是他的妈妈。

妈妈……我好想去见你……

链锁环扣脚踝,他只能躺下盖上单薄被褥休息……

“哥,你是我哥哥?”少年走过去使劲抱住他,“哥,哥哥……”晶莹剔透的泪水迅速打湿他衬衫。

少年牵起手,笑的纯净无暇。

少年在花园里追逐蝴蝶,少年和他夜晚一起偷偷打游戏,少年开朗的像烈阳。

少年总是买冰激凌给他,他会回礼一个吻。少年圆润可爱的脸颊,那曾经,是只属于他的。

他爱这个弟弟,学东西快,头脑比他聪明。而且长得也比自己好看,少年身上和他流有同样血。当他第一眼见到少年时,眉眼间的相似之处彷若一个人。弟弟现在是他唯一一个亲人,如果可以,他真希望以后能和他生活在一起……

“喂!傻子,你愣我家门口干什么,想偷窃?”

咔嚓门开,刘阳身边热气还未散去,发丝间不断滴出水珠。

“谁会偷刘家财产啊。”大方走进去,布置还不错。

“啊?你都……”后者关门,跟他身后从玄关走进来,微笑道。

“都知道了。”点头,坐下。

寻思怎么开口,心中搅乱一团。

刘阳问:“今晚来就是打算问我?”

容宇刷一下站起来,朝前揪住他浴袍,低吼道:“你是怎么想的?刘洛……是不是你哥哥!”

双手投降状,嬉皮笑脸:“哎呀你别激动,刘洛?你怎么会认识他呢?”

“他是我同事。”容宇呼口气,坐下镇定心神。继续说:“这不关你事。”

“你要问我,又说不关我事。那还有什么好问的呀?”耳钉反射月光刺到容宇眼,刘阳走过来手中多了红酒和高脚杯。

“我不喝!谁知道你会不会在里面弄毒药。”冷冷道完,站起身。

他坐下,故做沉思状:“他是我哥哥,不过同父异母。我们的父亲现在在英国,我之前也在英国。现在回来在我母亲公司做实习,准确说,我们根本不认识。我只知道我有这么个哥哥而已~”

得到不满意回答,青筋暴起,容宇又抓起他浴袍衣领:“你最好和我说实话!你应该知道,就算你不告诉我,我也能调查出来。”

后者不语,几日不见,长到鼻子的刘海顺势遮挡住眼睛。刘阳歪头任由他抓着自己,“你能调查就去调查,大半夜跑我家里来,你该不会是喜欢我哥吧?”

一击致命,容宇控制不住突然蹲下。

被说中。

“你来这里,不仅是要实习对吗。”他问。

“随你怎么想。”他道:“或许只是巧合,我并不知道他在这里,是你今晚告诉我的哦。”

红酒因月光变得愈发像血。

这个冷漠的世界,究竟什么是可以相信的。

骤然睁开双眼,窃听楼下谈话。泪水吧嗒吧嗒低下来,是他,是张老师……

可是他来做什么?自己不要他看到现在这幅摸样。

你该不会喜欢我哥吧?

该不会喜欢我哥吧?

喜欢我哥吧?

喜欢……

如果记忆可以撕碎,他希望能撕碎刚才窃听的消息。

“倒是这么晚了,留下来吧?”刘阳坏笑道。

“去死吧!”自己来这儿根本就是个错误,什么也没问出来。

汽车尾声消逝于暮色中。

刘阳上楼解开-口-塞,将锁链钥匙从窗口扔下去。银色钥匙掉落花坛,雨水忽下得倾盆。

“他喜欢你,他居然真的喜欢你!”

他一再欺骗自己,当探子将照片放置于茶几上时他还不相信。那上面是他和容宇一起坐过山车的情景,还有他们一起向小孩子们发放气球,脸上印出无与伦比的幸福……沉默八年的哥哥想要再次夺取他能拥有的!

“不,不是的……”沙哑快说不出话,喉咙努力想要做出解释。不是的,不是……自己没有喜欢张老师的意思。

你居然还说不是!“自己在这儿自生自灭吧!我亲爱的,哥哥……”

这几天连续大雨,阴天,不断电闪雷鸣。

仿佛上帝都在为自己哭泣,他想。

在这个狭小的密室里,就这样死去也不错。

身下白浊已干透,他却唯一能活动的地方只有床。

几乎瘦骨嶙峋的身体,为减轻饥饿带来痛苦。

他一直躺在床上,不动。铁链无情的被钉在墙上,即便他用力多少次都是徒劳。

泪水数次沁湿脸颊。

反正也没人看到,只不过这种死法很丑。

或许再过好久,有孩子跑来这栋楼玩捉迷藏。发现一个男人身体被囚禁于二楼,这对自己可是不小打击。

想着想着,刘洛闭上眼睛,昏昏睡去。

“所以x在这,y就等于三分之四。o点距b点还剩14厘米……”环顾整个教室都没有见森淋,努力压住火气,下课铃及时拉响。“同学们,我要宣布个事。”

深吸口气:“今天过后,我就不是你们的班主任了。也不再是数学老师,我将在三年一班做物理教师。”一口气说完,跑下讲台。

“什么嘛,这才做了几天!”小男生抱着足球愤愤不满道。

“为什么突然转到一班去啊!一班那帮混蛋!”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