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8 幽火与红火(1 / 2)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曾经有过一种很特别的感觉,那种感觉名为喜悦。ahref=""target="_blank"/a”

“在死神世家中我不清楚有多少个死神曾经感受过这种比痛苦还美味的感觉……我只知道在我的死神领域里是不能有快乐的。”

第一次见到伊莱斯是在以赛与乔恩一起进入死神学院学习的时候,那个时候她简直就像一个没有思想的傀儡一般,毫无怨言地完成学院交给的任务,每一件都被要求做到最好、最完美。空洞的眼神、优雅的举止是伊莱斯第一次给以赛等人带来的印象。她,就如同一个没有思想却事事要求做到最完美的傀儡。

第一次与她说话,是在以赛急于和别人组队完成任务的时候。那一次,忘了与他人组队的以赛被迫与一个同样没有队友的女孩组队,而那个女孩便是伊莱斯。他们的任务是最难的任务之一,要取一个人的灵魂在死神来看非常容易,但是如果任务的内容是取一个死神的灵又如何呢?

以赛不敢相信,才刚开学没多久,他们就要取一个死神的灵,而且那个死神还是元老级别的。

“你害怕吗?”就在即将行动的那天晚上,从始至终似乎都没有开口说句话的伊莱斯就这么突然地开口了。

以赛扭头看向她的时候,海色的眼眸如同无星之夜里的一颗启明灯一般柔和而耀眼。“你呢?害怕吗?”

伊莱斯侧头微微一笑,很平静的一个微笑在以赛看来却像是痛苦的呐喊,“我不怕。”她很平静地这么说道,但是平静之间却隐藏着某种以赛读不懂的情愫,“这是死神迟早都要拥有的经历,不是吗?”她很冷静,甚至冷静得让以赛感到恐惧,他觉得当她在说话的时候周围的空气中总会有着某种不详的违和感。

那一晚要杀的死神是与伊莱斯有着血缘关系的人,他的名字是安东尼·简·波特,是伊莱斯的祖父,也是最疼爱伊莱斯的人之一。

以赛不知道当伊莱斯得知要杀的人是她的祖父时,她是什么样的感觉。但他唯一知道的是,当她见到安东尼的时候,她的眼中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开始吗?”他听到她的轻声细语,就像是……

“嗯。来吧。”安东尼似乎咧嘴笑了一下,他的话音刚落,死神形态的以赛和伊莱斯就被映衬在了他的双眸里——

炽热的、张扬的火红色光华在死神形态的以赛四周不断飞舞,赤红的碎发无风自舞,绝美的面容挂着一抹略带稚嫩的冷漠微笑。手握散发着炽热光芒的死神镰刀,冷漠的微笑在火色的衬托下显得阴森可怕……赤红的火焰象征了以赛雄狮一般的勇气,火热的心不适合杀戮却能够像红色的带刺玫瑰一样保护着自己……一种居高临下的王者气质汹涌着、翻滚着扑向安东尼……

冰冷的、内敛的幽蓝色光华在身披死神斗篷的伊莱斯周围不断飞舞,棕黑的波浪长发披散在肩头,苍白的面容挂着一抹不带任何感情的、残酷的浅笑。手握散发着冰冷气息的死神镰刀,近乎残忍的浅笑在幽火的映衬下显得冰冷无比……幽蓝的火焰象征了伊莱斯狼一般的孤傲,冰冷的心不适合守护却能够像孤独的狼一般承受一切……一种近乎温柔的冰冷气息缓缓地走向安东尼……

“伊莱斯·波特……我的孩子……”安东尼苦笑一般地看着将感情掩盖在斗篷帽之下的伊莱斯,“你永远都不可能是最完美的……孩子,死神这种工作不适合你,不是吗?”

“呵呵~”她的嘴唇几乎没有动过,以赛不敢肯定她是不是真的笑了,“祖父,我想您应该休息了。”轻声细语地说着,旋律就如同一首催眠曲,以赛几乎还未反应过来就已经不见安东尼的身影了,周围盘旋着一首还未奏完的催眠曲,轻声细语就好像恶魔的低语……

那时候的以赛第一次明白了伊莱斯带给自己的第二种感觉——如恶魔一般轻声细语的背后是一个才有七岁的孩子不该拥有的残忍。以赛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对同类产生了恐惧的情愫。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