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九(1 / 1)

花问夜 柳岚佩玖 744 字 5天前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空中没有风的轻拂,耳旁没有花草的欢笑,烈日无情地烘烤着她的枝叶,却仍不见雨露相助的身影。ahref=""target="_blank"/a

看来魔君是想折磨她,不想她生,却亦不让她死!周围的一切都陷入了片无边的寂静,四处被燃尽的草木却再未见其重发新枝,面对着绝境中的一切,花璆却并不屈折,她用尽全力往更深的土壤中扎下根去,一点一滴地汲取着寸土中的养分,尽管枝叶仍旧黯淡无光,花瓣依旧残缺不堪,然细看可以发现,在叶丛间竟又吐露出了一株小小的新芽!

花璆明白魔君对自己造成的伤害是无法挽救的,自己只能永远顶着一副残破的身子直到死去…既然无法再让自己恢复曾经的光彩,那就让她的子孙替她绽放出更柔美的姿态!给这片寂寞的土地增添新的生机!

是在那日,新生的三色堇结出了一粒小花苞,一天一天地等待着绽放,花璆也期待着重见三色堇清丽的身影,小小的花瓣一瓣一瓣地缓缓绽开着,承载着花璆无尽的期待与希望,待到最后一片花瓣展露雏形时,天边霎时一道红光闪过,再次望向身旁,却未见得那小花的身影,余下的只有一个空落落的坑,只听见天边传来那骤然出现的魔君戏弄得意地笑调:“花儿,你栽的这小花可真美,我就不客气拿回魔宫珍藏了!哈哈哈——”

可恶!花璆愤恨地望向身旁,就在不久前,这里还有着一株小花陪自己欢笑,而此刻…花璆失落地低下了头,却又不甘地扬起,望向天空,竟不知是何时这天空已尽数暗了下去,满天的星星一闪一闪,忽暗忽明,似是跳着不知名的舞曲般欢腾自在,花璆的情绪也随之明快了起来,竟有那么片刻忘却了忧虑,随着久违的清风徐徐舞着,轻笑声织成一线缓缓没入天际,待到夜空的边角泛起了白光,星星隐去了身影,花璆终也困倦得缓缓睡去,自那时以来,第一次做了一个甜蜜的梦,梦中的花璆和小苒儿晴儿一齐在和煦的春风中翩翩起舞,如戏蝶流连…

却不知在夜幕另端,一衣着墨色华服的男子终是松开了因操控星子而生硬不堪的指尖,眉心的褶皱随着飘来的轻笑而逐渐隐去,淡淡弯唇,望着前来接替他的昼神缓缓一笑:“啊,看来明日定会是个好天气呢!”

花璆是被阵温和的微风叫醒的,已是正午,然而那顶头的日光却竟是从未有的轻柔,全然没有前几日的那般炙热,细腻的光彩洒在花璆的身上,更是给花璆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好心情!枝叶花瓣上的流光与日光相交辉映,似能看见一轻纱仙子翩然习舞…天空这个偌大的帷幕后头,昼神却是靠在椅上摇着蒲扇自语道:“呵,是说老九怎会倾慕于一个小花灵呢!原来是个这般别致的小姑娘,看得吾等都要为之动心了……”语罢,身着白衫泛着金色溢光的昼神抵眉浅笑,一头雪白的发丝更是让人移不开眼,刹那,昼神似是想起了昨日那位训斥自己苛待了小花灵的那目光!那神情!啧啧啧……算了,不与他争,不与他争!

舞罢的花璆缓缓舒展了下腰肢,眉眼的轻快却始终挡不住心中的忧虑,自己的两个小姐妹此刻都杳无音讯不知生死,她又怎能心安理得地在这山水之间享乐度日呢?天上的太阳似是感受到了她不安的情绪,倾注的光彩一点一点地滋润着花璆的叶瓣,然其却是始终提不起好兴致,花璆的思绪越飘越远,目光也随之投向了清溪的彼岸,与这边的荒凉寂寞全然不同,那岸边的树木丛生,花舞娇艳,好一幅春盛之景,花璆的眸光愈投愈远,却发现那端地头竟有着一个小黑点不断向这边挪移着…嗯?会是谁?花璆不由得好奇想着,难道是晴儿苒儿她们回来了!一想至此花璆不禁情绪高涨,身上的流光愈发闪烁,在一片光秃的土地之上显得格外耀眼,远处那人似是也发现了这的异处,竟是缓缓抬步向这端移来……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